第178節:押上歷史審判臺(31)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tojmen.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雖然張春橋在法庭上保持沉默,但是據王芳回憶,在1980年6月2日他提審張春橋時,張春橋還是開過口。當時,王芳向張春橋宣布,根據中央決定,他的案件由公安部依法受理,同時向他宣讀《刑事訴訟法》中有關規定,指出被告人"可以陳述有罪的情節或作無罪的辯解"。這時,張春橋說話了!張春橋說:"我不是反革命,你講的我都不接受,我沒有違反你這個法。"這是張春橋在預審中難得的一次開口。

在此之前,1977年3月1日,張春橋寫給中央的信中申明:"未經我簽字的材料,我不能承認對處理我被審查的案件有效性。"這就是后來張春橋在特別法庭審查時拒絕在任何文件上簽字的理由。

據王芳的助手告訴筆者,張春橋雖說堅持"三不",在接到起訴書時連看也不看,也不簽收,但是回到監房之后,還是悄悄地翻看了一下。

在當時接受審判的林彪、江青集團十名主犯之中,張春橋是惟一保持沉默的人。

張春橋走了。"四人幫"這四顆災星,早已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然而,給中國人民帶來深重災難的"文革",永遠值得反思;"文革"的深刻教訓,值得我們永遠記取。

張春橋之死,在中國大陸沒有引起太多的關注。經歷過"文革"的中老年人得知這一消息,只是說:"哦,張春橋死了!"年輕人則不知道張春橋是誰,他們甚至弄不清楚"四人幫"是哪四個人。

對于張春橋的死,徐景賢則發出感嘆說﹕"張春橋沒有留下任何回憶錄或任何回憶文字。"在徐景賢看來,張春橋作為"筆桿子",沒有留下回憶錄是一件遺憾之事。

《荀子·大略》云:"口言善,身行惡,國妖也。"縱觀張春橋浮沉的歷史,借用"國妖"兩字為張春橋勾畫形象,倒是頗為傳神。

目前,當當網、卓越網、北發網有售

發行熱線:010-653695276536952965369509

郵購熱線:010-65369530

姚文元的離去

在"四人幫"之中,最后一個離開人世的是姚文元。那是在2005年12月23日,姚文元因糖尿病去世,終年七十四歲。

姚文元去世的消息,是在姚文元病故之后半個月,由新華社披露的。2006年1月6日,新華社用簡短的篇幅報道姚文元之死:

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案主犯姚文元因患糖尿病,于2005年12月23日病亡。姚文元,男,74歲,于1976年被最高人民法院特別法庭判處有期徒刑20年,剝奪政治權利5年。1996年10月刑滿釋放。

香港媒體披露說:

新華社的此條消息是姚惟一的官方訃聞,不過港臺報刊和國外媒體卻多有報道。曾為"四人幫"成員逐一撰寫傳記的某上海作家說:"新華社消息出來后,美國《洛杉磯時報》等七八家媒體都有打電話來,我沒有接到國內媒體的一個采訪電話。"他認為,官方訃聞的發布是特意選擇了周五的下午時間,因為接下來是雙休日,以此避開海內外媒體的注意力。

不言而喻,內中提及的"曾為'四人幫'成員逐一撰寫傳記的某上海作家",顯然是指在下。

跟張春橋之死一樣,姚文元的離去也引起海外的一陣議論。我在2006年香港《開放》雜志發表文章指出:

姚文元死得不早不晚,"挑選"了一個最敏感的時刻:在姚文元病逝前不久——2005年11月10日,是姚文元在上?!段膮R報》上發表《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四十周年的日子。正是這篇"宏文",揭開了"文化大革命"的序幕。在姚文元去世之后不久,迎來了2006年——"文革"四十周年祭,粉碎"四人幫"三十周年慶。姚文元之死,喚醒了眾多中國人對于"文革"的記憶。

然而,2005年12月23日,姚文元病亡,中國諸多年輕人竟然不知姚文元為何許人,問"姚文元是誰"?也有的年輕人聽說姚文元是"四人幫"中的一個,便問:"'四人幫'是哪四個人?"在網上,還可以見到年輕人的種種奇談怪論:"姚老走好!""成者為王,敗者為寇,死得默默無聞??!"甚至有人在網上我的一篇關于姚文元的文章上留言:"我黨偉大出人才!"

姚文元之死引發的一系列怪現象,凸現了中國也有"教科書問題":盡管1981年6月中共十一屆六中全會通過的《關于建國以來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徹底地否定了"文革",但是進入二十世紀九十年代之后,有人對"文革"諱莫如深,有人甚至主張"淡化文革",使年輕一代不知"文革"。

其實,記住"文革",研究"文革",如同巴金所言,是為了防止這樣的浩劫在中國重演,是為了中國不再產生"張春橋笫二"、"姚文元笫二"以及各種各樣的"小張春橋"、"小姚文元"。時至今日,中國并沒有徹底鏟除"文革"重演的"左"的土壤。1983年那極左的"清除精神污染"運動席卷中國大地之時,連巴金都驚呼"文革"又來了!幸虧胡耀邦及時制止,才使這場"后文革"運動半途而終。

姚文元之死,為《"四人幫"興亡》畫上了句點。"四人幫"俱亡,這四顆災星,永遠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給中國人民帶來深重災難的"文革",永遠值得反思;"文革"的深刻教訓,永遠值得記取。

内蒙古11选5中奖方法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