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堂主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tojmen.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第七十二章 堂主

見姜森干脆利落的一刀,把綁匪的頭目割了喉,宋明勛、馮維等人都被嚇了一跳。宋明勛急聲說道:“森哥,我們還……還沒有審呢!”

“并不需要!”將手中滴血的匕首甩了甩,姜森隨手遞還給馮維。

馮維急忙欠身接過來。

宋明勛眉頭緊鎖地說道:“森哥,通過他們,我們肯定能審出幕后的黑手!”

姜森看了宋明勛一眼,一字一頓地說道:“我已經說過了,并不需要。”

“可是……”宋明勛正要說話,馮維眼中寒芒一閃,走到兩名綁匪近前,握緊匕首,突如其來的一刀,直接插入一名綁匪的心口窩。

另名綁匪嚇得側倒在地,還想爬開,馮維追上前去,狠狠一腳,把那名綁匪踢翻在地,而后他一腳踩住綁匪,作勢要把刀刺向對方的胸口,不過馮維的動作一頓,改變了落刀的方向,狠狠刺入那名綁匪的脖頸。

兩名綁匪,只眨眼工夫,都死在馮維的刀下。

馮維最后改變方向的那一刀,讓姜森眼睛一亮,露出贊賞之色。

一旁的宋明勛見狀,又急又氣,大聲喝問道:“馮維,你怎么把他們都殺了?”

馮維向宋明勛躬了躬身,說道:“明哥,這是森哥的意思,屬下只是執行命令而已。”

宋明勛還要說話,姜森不滿地嘖了一聲,說道:“政府內部的事,我們就不要跟著瞎參合了。老宋,小馮現在可比你懂事多了。”

他這番話,把宋明勛說了個大紅臉,讓小心翼翼地問道:“森哥的意思是,我們要滅口?”

姜森揚了揚眉毛,轉頭看向馮維,說道:“小馮,你說呢?”

馮維正色說道:“我們不是滅口,而是在搶救人質的時候,為了人質的安全,迫不得已,只能把這些窮兇極惡、負隅頑抗的亡命徒都殺掉!這是正當防衛,緊急避險!”說著話,他還用匕首指了指地上的幾具尸體,說道:“他們身上的傷口都不一樣,不是被我們處決,而是在動手的時候,被他們一不小心,失手殺掉的!”

姜森聞言,嘴角微微上揚,十分欣賞地看眼馮維,點點頭,說道:“老宋,現在你聽明白了嗎?”

宋明勛低垂下頭,小聲說道:“森哥,我明白了。”

己方現在做的,就是滅口嘛,目的是讓這件事到此為止,不要再牽扯出更多的人。

姜森意味深長地說道:“有些事情,能置身事外就置身事外,實在避不開,參與進去,也要適可而止,陷得太深,那是自找麻煩,太蠢了!”

稍頓,他又補充一句:“這也是東哥的意思!”

宋明勛躬身說道:“我知道了,森哥。”

過了十來分鐘,謝文東也到了義和冷庫。

姜森等人紛紛迎上前來,齊齊躬身施禮,說道:“東哥!”

謝文東下了車,向眾人點下頭,而后目光落在姜森的身上,問道:“老森,事情都處理好了?”

姜森說道:“東哥,五個綁匪,都死了,袁偉和張莉業已被成功救出來,兩人都沒事。”

說著話,他向馮維看過去,又道:“東哥,人是小馮帶人救的,這次小馮做得很不錯。”

聽姜森特意提到自己,馮維當然不會錯過這個難得的機會,他立刻走上前來,向謝文東畢恭畢敬地深施一禮,說道:“東哥!”

謝文東看向馮維,淡然一笑,抬手點了點他,說道:“馮維!我記得你!”

馮維神情激動,再次躬身說道:“謝謝東哥!”

謝文東笑道:“兄弟的膽子不小啊,血殺還沒到,你們就自己動手了。你認為,你能比血殺做得更好?”

馮維暗暗吸氣,急忙解釋道:“對不起東哥,屬下……屬下是擔心遲則生變,就……就沒等森哥,自己先行動了……”

謝文東說道:“不用緊張,我并沒有在責怪你。”他從來不討厭有野心的人,這也是社團能不斷前進的動力。

既然有能力,那就把你的能力展現出來,讓社團看見,好為社團更進一步的效力,這是件好事。

否則,把自己的能力一味的藏著、掖著,那才令人厭惡,而且會造成極大的隱患。

聽聞謝文東的話,馮維稍微松了口氣,說道:“謝謝東哥!”

謝文東問道:“B市分堂,一直沒有正式的堂主,馮維,你認為誰能勝任?”

他的話太跳躍,馮維有些跟不上思路。過了片刻,他才回過神來,有些結巴地說道:“現在明哥是堂主……”

“老宋只是代理堂主,他的主要精力,還得放在公司的業務上。”

“這……”馮維吞了口唾沫,正色說道:“東哥,屬下……屬下自認為有能力接任B市堂主的職務!”

謝文東轉頭看向馮維,樂呵呵地說道:“毛遂自薦,你倒是不客氣!”

“屬下愿意追隨東哥,上刀山,下火海,在所……”

謝文東擺擺手,打斷他后面的話,說道:“表忠心的話,我不想聽,如果給你三個月的時間,我要B市分堂徹底切割掉毒品生意,你能做到嗎?”

馮維暗吃已經一驚,徹底斷絕毒品生意?他心思轉了轉,正色說道:“東哥,屬下有信心,可以做到!”

謝文東樂了,拍拍馮維的肩膀,問道:“袁偉和張莉現在在哪?”

“東哥,他倆都在車里!這邊請!”

馮維在前引路,把謝文東領到保姆車近前,拉開車門,謝文東貓著腰,坐進車內。

車里的袁偉和張莉,心情已經平復了許多,看到有一名身穿中山裝、相貌清秀的青年突然坐進來,兩人先是一驚,而后好奇又緊張地看著他。

袁偉小聲問道:“請問,您是?”

“我叫謝文東!”謝文東直截了當地報出自己的名字。

袁偉驚訝地張大嘴巴,結結巴巴地說道:“是謝……謝先生嗎?”

有袁華那樣的父親,對謝文東的名字,袁偉自然也不陌生,也直到此時他才知道,今晚是什么人把自己給救了。

看到謝文東,袁偉如同見到了親人,剛剛止住的淚水又禁不住流了下來,哽咽著握住謝文東的手,顫聲說道:“謝先生……”

“唉,沒事了!”謝文東看著哭得一塌糊涂的袁偉,有些啼笑皆非,和老成穩重的袁華比起來,袁偉可差得太遠了。

哭了好一會,袁偉才止住哭聲,有些難為情地放在謝文東的手,小聲說道:“抱歉,謝先生,我……我……”

謝文東不以為然地笑了笑,說道:“能理解。我看你倆也都累了,先在車上睡一覺吧,袁部長很快就到。”

“好的,謝先生。謝先生,這次……這次真是多謝你了……”說話之間,袁偉眼中又蒙起一層水霧。

謝文東受不了這個,一個大男人,哭成個淚人,他實在是沒眼看。

他又安撫了兩句,轉身下了車。馮維跟上來,小聲說道:“東哥,幕后的人,主使綁匪綁架袁偉和張莉,目的肯定不簡單,所以這些綁匪才沒有傷害他倆。”

“嗯!”謝文東點點頭。綁匪背后的人,他能猜出十之八九,綁架袁偉和張莉的目的,他也能推猜出個大概。

跟在馮維后面的趙大海,上前兩步,縮著脖子接話道:“綁匪有占點張莉的便宜。”

聽聞話音,謝文東停下腳步,看向趙大海。

馮維急忙解釋道:“東哥,這位小兄弟叫趙大海,雖然沒有加入社團,但一直都有為社團做事,這次能查出綁匪的下落,也全靠小海提供的消息了!”

謝文東哦了一聲,對趙大海笑道:“兄弟,做得不錯!”

能得到謝文東的話講,趙大海整個人都有些飄飄然,將自己潛入義和冷庫時看到的情況一五一十地向謝文東講述一遍。

馮維干笑著說道:“東哥,看來這些綁匪也是有色心,沒色膽嘛!”

謝文東說道:“如果換個角度想,也能看出綁匪背后的人,是有多不簡單!”

張莉生得十分漂亮,面對這么一個已毫無反抗能力的姑娘,綁匪只敢在她身上卡卡油,卻不敢有進一步的動作,由此可見,綁匪對幕后之人,忌憚頗深。

聽聞謝文東的話,馮維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謝文東回到自己的轎車里,掏出手機,拔打電話。

時間不長,電話接通。話筒里傳來袁華的問話聲:“文東,是不是查到小偉和張莉的線索了?”

袁華是個十分沉穩的人,即便是現在,他的聲音都是四平八穩,絲毫不顯得慌亂。不過,謝文東還是能從中聽出袁華的急迫。

他說道:“袁部長,袁偉和張莉,我都已經救出來了!”

電話那頭沉寂了好一會,才傳來袁華試探性的問話聲:“文東,你說的是……是真的嗎?”

“如果袁部長現在有空,我可以讓袁偉和你通話!”

“……”話筒里又沉默片刻,袁華喘息著問道:“文東,你們現在在哪?”

“義和冷庫!”

“有地址嗎?”

“我現在發給你!”

“好!”袁華急急答應一聲,說道:“文東,這次……多謝你了!”

“袁部長客氣。”謝文東掛斷電話,把義和冷庫的具體地址發給袁華。

等袁華趕到義和冷庫的時候,隨行的不僅有大批的警車,還有好幾輛的軍車。

義和冷庫的院子里已經進不去車輛,行過來的這些警車和軍車只能停在冷庫的外面。

隨著車門齊開,從車子里下來一批批的警察和士兵,眾人舉目一瞧,只見義和冷庫的院子里,停滿了大大小小的車輛,四周還有成群結隊的青年和大漢。

内蒙古11选5中奖方法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