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 > 卷土重來 > 第二百五十七章 揮師俄羅斯(二)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 - 卷土重來 - 第二百五十七章 揮師俄羅斯(二)

所屬目錄:卷土重來     作者 : 曹三少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tojmen.live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這四個據點,分別由僅存四星中三星鎮守。

鎮守東邊據點的是七星之首貪狼星君--饒豫康;

鎮守西邊據點的是七星號稱智力第一的文曲星君--顏如玉;

鎮守南邊據點的是七星之一祿存星君--張磊;

至于鎮守北邊據點的,是青幫幫主,也是謝文東的“老朋友”--韓非。

另外的破軍斷浪因為犯了過錯,被韓非暫時剝去星君之位,跟在他的身邊待罪立功。

五把尖刀中的何東身受重傷,剩下的幾把尖刀被分別分向四個據點。

戰斧的五千人,都集中在韓非的北邊據點或其周圍。而距博爾賈幾百公里的幾個市區,有戰斧在這一地區的大本營。

只要他們愿意,戰斧的打手在接到韓非的求救信息后的三個小時之內,趕到博爾賈進行增援........劉波一五一十的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訴給了謝文東,謝文東在一邊低頭沉思著。

等到劉波說完話,他還一直低著頭,只是一雙眼睛精明的提溜直轉。眾人都知道東哥這是在干嗎,所以沒有一個打擾他。

會議室里,靜的可怕。眾位兄弟都屏氣凝神,將注意力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良久,謝文東這才長長的舒了口氣。

“東哥,有什么好的辦法嗎?”李爽著急問道。

謝文東抿嘴而笑,倒是反問道:“小爽覺得我們應該怎么辦?”

“還能怎么辦,直接殺過去唄。我們現在有的是人,還怕他們不可?”李爽性子剛烈,當然喜歡面對面的肉搏戰。

在他的胸膛之下,也一直藏著一顆嗜血的心。“嗯,我支持爽哥的方法,我來打頭陣。”在場一個身高兩米,雄渾威武的漢子突然發話道。他的這句話,讓在場所有的人都精神一震,昔日鮮血的感覺好像又回來了。

能坐在這里開會的都是洪門.文東會的元老級人物,這個人對大家來說當然也并不陌生。

此人,便是當年號稱北洪門第一悍將,偃旗息鼓許久的格桑。因為格桑患有先天性心臟病的緣故,眾人幾乎都要淡忘了社團還有一個這樣一個憨厚實力非凡的漢子。當大家聽到“我來打頭陣”這幾個字的時候,不由的心頭一熱。只不過,激動過后又是奇怪,這怎么可能啊?

格桑的到來,一直被兄弟們看作是來“觀戰”的。大家也知道,他不能流血。流出的一點點鮮血,或許都能要了他的命。

“格桑,你的身體沒事了?”任長風好奇的問道。

“那個不是問題,我有準備。”格桑笑容滿面道。

“什么準備?”眾人包括謝文東在內,都感到非常的好奇。許久不見,這個老實憨厚的格桑,怎么也學會賣關子了。

其實,格桑哪是學會賣關子了,只不過他也不知道從哪里說起,該怎么說:“你們等一下,我去穿給你們看看。”

大家還沒有弄懂格桑的意思,他便一溜煙的跑出了會議室。

“咦,格桑這家伙怎么回事啊?怎么這么莫名其妙。”李爽好奇的看向謝文東。

謝文東攤攤手,聳聳肩,也表示不知情。

大家互相討論了一會兒,也沒有討論出個結果了。

“好了,大家先停一下。大家怎么看小爽的計劃?”謝文東做出一個停的手勢,打斷道。

李爽主張速戰速決,而在場支持速戰速決的人不少少數。謝文東話音剛落,方天化.三眼.東心雷等人皆出聲表示贊同。

而保守一派的張一.孟旬等人都表示不妥。孟旬開口道:“青幫目前有三四萬人,要想打敗他們,肯定會產生巨大的傷亡。我的看法,法還是步步為營,先困住他們,再想他法。”

對他的話,李爽并不是很認可。他嘴巴咧了咧:“打仗哪有不死人的,更何況,我也不相信青幫這幾萬人真的都會豁出命去。現在都打到這樣一個地步了,只要我們召集那十多萬兄弟往鎮外一站,絕對嚇得他們魂飛魄散,丟盔棄甲。”

這番話,倒是十分有理。一場戰斗的勝負,往往取決的不是對方強悍不強悍,而是交戰雙方的軍心。十萬人,如果真的著急這么多人到這,那還不反了天了。

有不少人聽到李爽的描述后,不由的伸出了大拇指。看到兄弟們一個個敬佩的表情,李爽眉飛色舞,心都要飄到天上去了。他好像已經要迫不及待的見證那奇跡的一刻了。

仔細觀察兄弟們的表情,李爽暗暗點頭,再又扭頭轉向一邊的美洪門堂主黃成:“我說黃兄弟,世界洪門的那八萬人現在到了哪里了?”

黃成沉了一下:“東哥給的那個夜明珠發揮了巨大的作用,我們的兄弟已經入境了。只要東哥的一句話,他們會在幾天之內趕到。”

此言非虛,李爽坐在椅子上晃動著他的大屁股,不消停樂道:“我們在卡斯柯這里,有兩萬美洪門.蒙古洪門.韓國洪門的兄弟,加上文東會的幾個堂口.大陸洪門的幾個堂口,一共有三萬人。三萬人,加上八萬人。我的個乖乖,十一萬人。十一萬人啊,不把青幫的人嚇得尿褲子,我李爽這兩個字倒著寫。”

“哈哈。”在場的兄弟大笑,只是一邊的孟旬仍舊皺著眉頭:“我還是覺得風險太大了。現在青幫的結構還很完善,我們直接用十一萬人壓過去,不見得會起到什么太大的效果。而且,我更擔心另外一件事。”

“什么事?”李爽的笑容僵硬,好奇道。

孟旬右手托著下巴:“我們這十多萬兄弟是來吞并戰斧的,如果可能的話,也會一道滅掉黑帶和當地的大小黑幫。這么多的人公開露面面,肯定會引起俄羅斯的黑道動蕩。我擔心到時候俄羅斯的黑道聯合起來,集體放抗我們;甚至給俄羅斯政府施壓,讓他們出軍隊圍剿我們。如果真的那樣,我們可真是偷雞不成倒蝕把米了。”

孟旬的話,又何嘗是沒有道理。李爽聽完,心里咯噔一下,剛才自信滿滿的表情全無:“他們的速度應該沒那么快吧...我們只要速戰速決....肯定可以趕在你說的那種情況發生之前,結束戰事的....”

涉及到社團的命運,孟旬可不敢有半點的馬虎:“戰場上的事瞬息萬變,誰又能保證我們的計劃一定就能成功。”

“額....”李爽一時啞然。

這個時候,一旁的張研江也開口說了話,他首先說明道:“小爽,我不是對你有意見哈,只是就事論事。在這件事上,我贊成小旬的觀點。”

孟旬和張研江兩人號稱是兩大社團的智囊,就連東哥有時候都要聽從他們的建議。他們兩個一起說這個計劃不妥,那可能真的不妥楽.李爽懷疑著自己,又豪爽的擺擺手無所謂道:“沒事的,都是兄弟嘛,沒什么意見不意見的。都是為了社團的未來嗎?”

“呵呵.”眾人點頭。

在互相討論了一會兒之后,一邊始終笑瞇瞇沒有說話的謝文東張了張口:“其實,我早就有想法了。我的想法和你們的差不多,但又不一樣。小旬主張先困住他們,日后再想辦法;而小爽覺得我們應該立刻召集兄弟,和他們來一場速戰速決的戰斗。”

“恩恩。”李爽連連點頭,好像很是自豪說自己的計劃和東哥想的竟然也差不多:“東哥,你有什么想法?”

謝文東端起右手下的一杯茶,茶葉是正宗的杭州西湖龍井。沁香的茶葉泡開后,散發出濃濃的大自然氣息。

聞之,心曠神怡;抿之,舒筋展肺。

“對青幫,我們必須采取速戰速決。這么多人呆在俄羅斯,要吃要喝的,我們也耗不起。就算耗得起,也必將耽擱我們對戰斧的開戰時間。正如小旬所說,戰場上是瞬息萬變的,我們不能冒這個險。當然,我們速戰速決,也得要講究策略。難道你們忘了,我訓練兩萬人排兵布陣,可不是為了好看和鬧著玩的。”

“東哥的意思...我們用手頭上這幾萬人,來消滅青幫?”孟旬問道.

謝文東點了點頭:“沒錯。”

“可是,排兵布陣的前提是兩軍對壘。如果青幫是在逃竄過程中,我們可以用。但現在韓非像只王八一樣,把**縮進殼里堅守不出。我們訓練的陣法,可就英雄無用無之地了。”李爽接話道。

實話說,他知道兩萬人是經過訓練的。可沒有親眼見識過陰陽八卦陣法威力的他,對這種虛無飄渺的東西,并不是很上心。

“那就得靠我們‘天嘯軍團’能不能將青幫的人引誘過來了。”謝文東嘴角抹過一絲狡黠。

天嘯軍團是由數百位骨干,精銳組成的一支部隊。這支部隊倒目前為止,只出動了一次。可就是這一次,讓青幫幫眾是嚇破了膽子。

很明顯,謝文東的意思便是用在場的這些人做誘餌,誘使青幫出戰。

計劃最終被謝文東敲定,他吩咐下去,讓兄弟們都做好準備。同時,放風出去,說兩天之后,他們將會圍攻百里之外的博爾賈——青幫的藏身之所。

......

眾人商議之時,會議室的門突然打開了。

進來一人,此人金盔亮甲,身披百花戰袍,擐唐猊鎧甲,系獅蠻寶帶。

面部為銀雕勾喙,喙下通有兩孔,為通氣之用。除眼睛外,他身上的每一寸肌膚,大到寬胸虎背,小到指頭耳墜,皆被這層盔甲包圍。

形似機器,卻靈活多變,隱隱乎如白袍大將趙子龍,威武不凡。

“我的天啊,這是什么情況?”木子連發感慨,看傻了眼。

“這不會是格桑吧...太不可思議了吧...”兄弟們齊刷刷的扭過頭,把注意力集中到了來人的身上。不少人還隱隱伸手入懷,深怕此人是居心叵測的刺客。.謝文東慢慢的離開座位,走到銀甲大將的面前:“格桑?!”

“東哥,我是格桑。這樣,我就不怕受傷,就為東哥掃除障礙了,呵呵。”格桑身披厚重的盔甲,傻呵呵的笑道。

謝文東一時哽咽,心里不知道什么滋味。他張開雙臂,淚眼婆娑將格桑擁入懷中,拍拍他的后背:“我的好兄弟,你受苦了。東哥歡迎你到我的身邊....”

“東哥....”人高馬大的格桑一時間竟然像小孩子一樣,哇哇大哭起來。

在極樂島的這些日子,他雖然衣食無憂,可卻時時牽掛著遠在國外拼命的東哥,拼命的兄弟們。

從知道自己的病情開始,他便一邊籌措資金醫治自己的病;一邊請名家,趕制了這件可謂刀槍不入,重量達百斤的盔甲。

雖然盔甲在關節處,都采用了“蝦尾”的仿真學模式,靈活度不成問題。

可要背著這么重的大家伙,還是非常消耗體力的。格桑是一邊吃藥,一邊練習體力。突然在身上加了這么件玩意兒,誰的身體也不會適應。

可為了能早日和東哥,和兄弟們并肩作戰,他還是咬著牙,流著汗,一步步堅持下來。

到了現在,他已經能夠像平常人一樣,行動自如了。

只不過,這其中的苦,只有這個老實,憨厚的蒙古漢子,自己知道。

“格桑...”聽聞格桑簡單卻樸實的話語,任長風.李爽等兄弟紛紛學著謝文東的樣子,將他緊緊的抱住。

那場面,讓人看了異常溫馨。想必,這才是真正的兄弟之情吧....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的作者是曹三少,本站提供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全文閱讀,請牢記本站域名www.huaidan1/huaidan3方便下次快速瀏覽。

標題:第二百五十七章 揮師俄羅斯(二)   地址:http://www.tojmen.live/huaidan3/2443.html
内蒙古11选5中奖方法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