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蠶食·贏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tojmen.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大猛子的樓下停了四五輛卡車。對方明顯知道大猛子有了準備,但是也沒打算退縮。黑道斗智斗勇夠了,還是斗勇吧。一群人帶著手套,拎著錘子,棍子,砍刀下了車,重重包圍了大猛子的辦公室。喪頭今天接到的命令是死命令:就算辦不掉大猛子,也要把他幫會的人弄個差不多。

“一定要讓大猛子傷筋動骨。”石佛的原話如此。

喪頭下車后第一件事就是打了個招呼:朝著門口開了一槍,沒有傷人。目的很簡單,就是威懾。但是門還是被人打開了,喪頭吃過虧,立刻舉起武器瞄準了門口。

可惜了,出來的人是狂犬。

“先別著急開打,聊聊。”狂犬說道。

“聊什么?怕了?”喪頭吼道,知道夜長夢多。“今天就是來抄你們老窩的!”

狂犬笑了,說道:“我沒和你這種小人物說話。我就是**的問問,你們,對面的,有多少人認識我??”這一聲吼叫氣貫長虹,威懾力遠比剛才喪頭開的一槍要強。

對面的人面面相覷,然后有不少人有所表示。

“你們都是飄柔的手下吧。”狂犬說道。“都是這個城市長大的,其實我們這邊也一樣。自己人打自己人,我真的不想。”

“你想說什么?”喪頭氣勢洶洶的問道:“現在慫了?”

“龍頭說了,給你們一個機會。”狂犬并沒有理會喪頭,而是繼續自顧自的說道:“就一個機會?,F在愿意回到《和紋勝》的人,他既往不咎。”

后面的人有所騷動。其實看得出來,石佛對待自己人和納降過去的人差別還是比較大的:穿西服的都是石佛的人,嫡系;而其他的那些零兵散將,似乎都是牛仔褲大外套一類的地痞打扮。

喪頭早就知道對方有可能這么做,石佛也囑咐過,所以喪頭并沒有驚慌:“大猛子說話跟放屁似的,這群人要是回去了,大猛子不要他們的命也要斷手斷腳!”

沒人吱聲,但是舊城區的人都知道這是事實。大猛子不是一個會輕易寬恕別人的人。上一次大猛子被逼走,再然后臥薪嘗膽頂倒了李閻王,最后還不是在酒店里一個一個清算?用煙頭燙了不少人吧?還有幾個后來就消失了吧?說實話這些人也許真的想要回來的不在少數,但是敢回來的還真沒有人。

大猛子是一個喜歡生吞活剝的人。大家心里有數。

狂犬笑了笑,打開了門。

外面的人一陣唏噓,因為里面走出來的人,竟然是大米!大米身為堂主,而且和多個其他堂主有生意上的往來,所以下面的人認識大米的還是很多的。

“大米!是大米哥!”有人喊道。又是一陣議論紛紛。下面的人也許都不知道大米和石佛的事情,但是大米消失的期間一直有謠傳,說大米背叛了大猛子。

“沒錯,別想了。”狂犬適時說道:“大米確實背叛了龍頭,但是是因為有所苦衷:他和飄柔是兄弟,所以要幫飄柔報仇!但是龍頭說咱們出來玩,就是玩的義氣,所以根本就沒有像你們所想象的那樣除掉大米!你們知道不知道,龍頭也知道你們的苦衷!現在回來,媽的,一輩子都是榮華富貴!”

大米點了點頭,外面的人唏噓一片,軍心開始大規模動遙

“別聽他放屁了!”喪頭知道事情不好辦了,所以喊道:“砍他們!”

但是,這一聲命令并沒有想象中的一呼百應。下面的人明顯的遲疑了。

一聲響亮的咳嗽。這個聲音,所有人都熟悉,不由得后退了一步:沒錯,這一次出現在門口的人,正是大猛子。

“媽丵了個逼的。”大猛子出來后說道,然后看了大米一眼。大米轉開了目光。

外面的人都在等待著大猛子的下一步行動。但是大猛子卻不慌不忙的抽了一根煙,然后問道:“你們,啊,跟著飄柔的人,現在的老大是誰。”

沒人敢應聲,誰知道大猛子想要的答案是什么?反正現在不要做出頭鳥就對了。喪頭氣急敗壞卻又無計可施,只好干罵。

“你們都是**啊?”大猛子罵道:“我沒說讓你們喊出來我現在是你們的老大;**的,**們,你們現在的老大是螳螂吧?”

下面的人不知道大猛子為什么忽然這么說;但是喪頭聽到這句話,明顯的臉一下子白了。

“操的,螳螂一定和你們說過,你們要是回來我一定不會放過你們!但是,螳螂現在人呢?再問一句,螳螂下面的人你們也有認識的吧?”大猛子繼續說道,聽的人——不光是飄柔以前的手下,也有《越幫》的人——越來越專注:“現在是不是一個也沒有了?”

這次的議論紛紛可是超級大范圍的了。

大猛子得意的笑了,手一揮,里面有兩個人架著一個渾身都是繃帶的人出來了。

喪頭掉頭就跑。

“喪……喪頭,我丵……操丵你媽……”螳螂雖然不能站住,但是誰都能聽出他內心的憤怒。

大猛子得意的笑了。

沒錯,兩張王牌,一張大米,一張螳螂。

還沒出牌之前,大猛子就知道,石佛已經輸了。

内蒙古11选5中奖方法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