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三卷 地下皇帝 > 第三卷 地下皇帝 第二十五章 又見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三卷 地下皇帝 第二十五章 又見

所屬目錄:第三卷 地下皇帝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tojmen.live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會議室的人聽了暗笑,看不出此人還有這樣具有中國鄉土氣息的名字。徐大根接著道:“我在收魂幫只是稍掌實權,主要管的財政,至于打架斗毆的事,從來都沒有我的份!”

這點謝文東相信,魂組不可能讓他這樣沒膽的人掌握太多的實權,管理財政他還能勉強可以。謝文東心中一動,但又暗自搖頭,此人膽小如鼠,不值重用,微笑道:“我還有最后一件事問你,魂組的總部在哪?”

徐大根一抖,頭頂冒了冷汗,吶道:“不在中國,在日本東京。”

謝文東逼問:“那在H市的集合點是哪?”

徐大根擦擦頭上的汗,顫抖道:“我。。。我要說出來你是不是會真的放過我?”

謝文東點頭道:“我不殺你!”

徐大根聽到謝文東這話,長出一口氣,他知道出賣魂組的后果,但他更知道現在不說會有什么后果。把心一橫,暗說能多話一天是一天,低頭道:“魂組。。。在。。。DL區,火紅夜總會,三樓是主要人員會聚的地方!”

謝文東把他的頭發抓起來,目光直視徐大根的眼睛:“你沒有騙我吧?!不然你會死的很慘!”

徐大根大聲道:“我說的是實話,真的!沒有騙你!”

謝文東盯了徐大根半晌,沒有看出毛病,松開手,微笑道:“很好!很好!”說完,謝文東回到坐位上,輕敲桌面。

徐大根急道:“我現在是不是可以走了?”

三眼站起身,拔出一把匕首,看了看謝文東,轉頭對他大聲道:“徐大根,你哪都去不了,別太天真了!”

徐大根驚惶的看著謝文東道:“你說的,你說會放了我的!”

謝文東笑道:“我只說過不殺你,但沒有說會放了你。”謝文東也在考慮,要把這個人怎么辦,有一點可以肯定,不能放他走,魂組如果知道定會有所準備,為自己以后的行動帶來不便。東心雷看出謝文東的難處,起身道:“讓我來解決吧!”說著,拿出一把手槍,然后從口袋中拿出消音器,邊向徐大根走過去邊緩緩裝在槍筒上。

徐大根感覺命不久已,大罵道:“謝文東,你說過不殺我的,你他媽的。。。”沒等他說完,旁邊上來一人猛擊他肚子一拳,痛得他硬生生把后面的話咽了回去。

謝文東皺眉道:“老雷,我說過不殺他!”

“哈哈!我知道,他不會死!”東心雷來到徐大根身后,后者被兩個人按在地上,手腳不能動可嘴沒閑著,把文東會在坐的眾人基本罵了一遍。東心雷把槍筒斜著頂向徐大根的后脖跟,另只手壓低他的腦袋,略微看了一下槍尖指的部位,扣動扳機。

“撲!”微響過后,徐大根的叫聲消失了,滾燙的鮮血從脖根的窟窿里流出。謝文東看著東心雷疑問道:“你把他殺了?”后者搖頭微笑:“他死不了,我只是把他的中樞神經打折了!”

東心雷說得很輕松,但眾人聽了都是一驚,暗道好狠!中樞神經大家都知道其重要性,被打斷后徐大根雖然還能活著,但實際上就是個死人,也就是俗稱的植物人。三眼不相信東心雷的打得這么準,上前摸摸徐大根的鼻息,確定他還活著,向東心雷伸出大拇指,笑道:“雷兄果然厲害,以后還請教教小弟兩招!”

三眼給東心雷的印象很深刻,他雖比三眼大上十多歲,但是很喜歡這個渾身熱血的年輕人,客氣道:“教不敢說,大家在一起切磋嘛!”說完,二人對視大笑。

謝文東看看昏在地上的徐大根,這種效果很滿意,暗謝老大爺給了自己一個人才,對姜森道:“老森,你找別把他扔到醫院附近,也算我們仁至義盡了!”姜森點頭答應,叫人拿過一個大麻袋,把徐大根塞了進去,拖出會議室。

“火紅夜總會?!”謝文東念叨這個地方,問大家:“有誰知道那嗎?”

姜森搖搖頭,表示不知道。這里在坐的人數他來的早,消息也最靈通,他都沒聽過更別說其他人。謝文東敲敲腦袋,說道:“這個地方要查,還要查的非常仔細,更不能被對方發現!這次我們的對手不是一般人,但也應該給他們一個教訓了!”

姜森點頭道:“東哥放心,我會小心的!”

謝文東剛想再說些什么,門外響起敲門聲。

“進來!”門外走進一人,恭敬道:“東哥,樓下有名警察找你!”

謝文東一楞,暗道魂組殺手的事還沒有解決嗎?真是麻煩!轉頭對眾人道:“你們先商議,我出去看看!”見東心雷要跟過來,謝文東擺手道:“不用,警察不能把我怎么樣,你去了倒會引起懷疑!”這話不假,東心雷兩米高的大個,加上一臉橫肉,誰見了他都不會把此人劃分到好人這一邊。

謝文東悠閑的走下樓,果然一位身穿制服的警察背對著樓梯站著,看背影謝文東有種熟悉的感覺。走到近前先咳了一聲,緩緩道:“你找我?”

警察聽見說話聲,轉過身來,一張美麗的面孔映入眼中。

“是你?!呵呵,不知道彭大警官找小弟何事?”謝文東開玩笑道。

原來此人正是謝文東在H大側門被偷襲時,暈倒前最后一眼看見的女警——彭玲,謝文東對她有很深的印象。彭玲看著謝文東冷漠道:“你能出來一會嗎,我有事問你!”

謝文東很高興彭玲能來找自己,心中有那么一絲竊喜,但是看到對方的臉色,心中一涼,微笑道:“不知道大警官找我出去是公事還私事?”

彭玲一楞,問道:“公事怎樣?私事又怎樣?”

謝文東不自覺貼近彭玲,緩緩道:“如果是私事我很高興能和你出去談,要是公事嘛,對不起,我沒有空!”

“你。。。。”彭玲被謝文東的話說得臉通紅,喘口氣道:“既有公事又有私事,不知道文東會的大哥是否能賞臉?”

謝文東心中暗怒,看了彭玲良久沒有說話,后者毫無畏懼,迎上謝文東的目光。

迪廳里充滿了火暴的音樂,數百人擠在場中狂舞,里面的溫度就算人不運動都會冒汗,但是在謝文東和彭玲周圍的人卻感到一絲寒氣。

過了半晌,謝文東嘆口氣,暗說真是個倔強的丫頭!拉住彭玲的手大步向外走去。等出了迪廳,彭玲不自然的甩開謝文東的手,拉開一段距離。謝文東心中不爽,沒好氣的問:“現在可以說了吧,找我干什么?”

彭玲盯著他道:“我希望你在H市能安分守己,不要做違法的事,不然對你一點好處都沒有!”

謝文東哈哈笑道:“我是一名學生,雖說開了一間迪廳也是很正常的,我沒有做什么守法的行為!你是警察,要為自己說出的話負責,所說的一切都要拿出證據,這點我想不用我教你吧!”

彭玲被說得臉一紅,氣道:“那你說,兩天前這里死了近二十人是怎么回事?”

謝文東無辜的搖搖頭,黯然道:“死了這么多人我也很難過,只是我不在場,并不了解當時的情況,你要是問我這個恐怕是問錯人了!”

彭玲臉漲得更加紅暈,半天說不出話。只是她不知道現在的樣子,讓謝文東看得很心動,但是及時收回了自己的感情,兩人的道路不同,就算能發展也沒有好的結果,謝文東淡然道:“該說的我都說了,還有什么問題嗎?”

彭玲看著謝文東無辜的樣子更加氣憤,只是心中還有為他的那份擔心沒有說出口,她知道死的那些人身份都不簡單,謝文東的處境是很危險的。而且她是一名警察,也熱愛這份職業,明知道謝文東的底細,肯定他在暗中做著違法的買賣,卻又找不到證據。或許她心中期望永遠也查不到證據。

二人各想心事都沒有說話,氣氛又沉悶下來。謝文東討厭這樣,隨便問道:“你是怎么知道新世紀是我開的?”剛說完謝文東就后悔了,暗罵自己問得是白癡問題,她是警察,這里又發生這么大的事,不可能不查這里的戶主。謝文東看著彭玲不好意思的撓撓腦袋。

彭玲見謝文東略露出天性的樣子,忍不住咯咯笑起來。謝文東看著她臉上燦爛的笑容,暗呼好美,也許這就是一笑傾城,再笑傾國的美麗。身體不受自己控制,貼近彭玲柔聲說:“你笑起來的時候比板起臉來好看多了!”

彭玲聽完羞澀的低下頭不敢看他。謝文東嘆口氣道:“希望我們以后不要再談這些,說說家常,做個朋友不是很好嗎?!”

彭玲心中一震,抬頭急切道:“如果你放棄你做的事,我。。。。。。”沒說完,又不好意思的把頭低下。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tojmen.live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三卷 地下皇帝 第二十五章 又見   地址:http://www.tojmen.live/76.html
内蒙古11选5中奖方法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