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五十七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五十七章

所屬目錄:第六卷 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tojmen.live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血殺出動,大開殺戒,魏明嚇得心驚膽寒,惶惶不可終日,雖說暗中與魂組勾結,那也未必能保全他的性命,反而令謝文東更加恨他。他知道其中的道理,但箭已在弦上,成了騎虎之勢,想下來已沒有可能。魏明整天疑神疑鬼,遇到個大事小情,首先想到的會不會是謝文東設計要害他的圈套,長此以往,他倒沒什么,下面人快被他嚇出神經病了。他手下智囊給他出個計謀,“玄子丹臨退出忠義幫之前曾和謝文東見過一面,魏哥已經如法炮制。”

“要見謝文東?為什么要見他,我現在躲都躲不過來呢!”魏明氣得哼哼道。“北洪門和文東會固然可怕,其可怕之處在于有謝文東這個人,一旦他要是死了,北洪門根本抵擋不住南洪門的攻勢,自顧不暇,文東會群龍無首,也得退回他東北老家去。但謝文東身旁有眾多高手護衛,連魂組偷襲都奈何不了他,以咱們的力量硬打的話,更是一丁點的希望都沒有。”魏明聽后,連連點頭,正色道:“沒錯,說下去。”“所以,我讓魏哥去見謝文東,見面是假,暗殺是真。而且我們還有魂組這棵大樹,將暗殺謝文東的事告訴他們,我想魂組會非常愿意出人的。”“恩!”魏明背著手,在屋中來回走動,時而皺眉,時而面露喜色,半晌,他才擔心道:“怕只怕,謝文東未必會見我。”“如果魏哥以退出忠義幫的理由見他,謝文東應該不會拒絕。”“萬一,萬一他要讓我們去北洪門的地盤見面怎么辦?到時謝文東殺不到,我們自己的性命倒難保了。”“哈哈,不管怎么說,他謝文東都是堂堂北洪門的大哥,至少要表現出一定大氣,魏哥可以強烈要求謝文東到咱們的地盤面談,他如果不答應,他聲譽上的損失可就大了,以謝文東的聰明,他會來的。”“唉!希望如此吧!”魏明長長出了口氣,心情多少舒緩了一些。

北洪門,鮮花酒店。魏明打來的電話是姜森接的,他所說的主要內容后者已轉達給謝文東。他聽后微微一笑,并未言語。

姜森說道:“魏明竟然已有心退出,真是出乎人意料之外。”謝文東搖首道:“不奇怪,一點都不奇怪。”“為什么?”姜森疑惑道:“魏明是忠義幫現存眾多實力中實力最大的,而且在我們手下也沒吃過什么虧,加上最近又聯系上魂組,應是如日中天的時候,他突然說退出,倒是令人遐想。”謝文東冷笑,反問道:“你知道魂組為什么叫魂組嗎?”“哦……?”這還真把姜森問住了,他撓撓頭,臉色一紅,不好意思道:“東哥,這點我還真不大清楚。”謝文東說道:“魂組,不粘則以,誰若是招惹上它,那它就如同地獄來的幽靈惡魂,死纏住你不放,從他們對我性命一直以來的‘關注’上不難看出,魂組陰魂不散的工夫已達到如火純青的地步。既然魏明和他們勾結上,那就不是他想收手就能收手的,退出,騙人的鬼話,一是他沒有那個心,二是也沒那個膽。”“對啊!”姜森點頭笑道:“其中有詐。”一直在旁默不做聲的東心雷說道:“不管他詐不詐,咱們都應該去一趟。”姜森一挑眉毛,笑問道:“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咱們可是在玩命,不是看武俠小說和拍電影呢!”

謝文東聽后哈哈大笑,拿出煙來,斯條慢理的點著,說道:“老雷說得對,咱們要去,而且必須得去。”

“啊?”連東哥也怎么說,姜森真是搞不懂了。東心雷緩緩說道:“魏明若是出于真心,我們沒有理由不走一趟,若是出于假意,其中有鬼,定然也離不開魂組的參與。有消滅魂組的機會,東哥一定是不會放過的。”謝文東笑瞇瞇道:“老雷說的就是我想的。”姜森苦笑,還是搖頭道:“不管怎么說,都是太危險了,我建議東哥不要去。魂組此次派出的人絕非等閑,隱藏在暗中,我們做足了準備,也未必能百分百防得住,一旦東哥有個散失,那后果……,是災難性的。”

東心雷邊聽邊大點其頭,姜森剛說完,他又接道:“我完全贊同,也支持老森的意見。”

謝文東笑道:“老雷,你到底是站在哪頭,一會東,一會西。墻頭草可不是個好習慣。”東心雷聳聳肩,道:“我說東哥要去,那只是我對東哥的了解,我贊同老森所說的,那才是我心中真正的想法。可是我也知道,如果東哥做了決定,我和老森說得再多也沒用。”“既然明知道沒有用,那還不趕快去準備?”謝文東起身,舒展筋骨,長長伸個懶腰。

二人相視一眼,各自搖頭,謝文東下了決心,他倆改變不了,既然一定要去,那準備還真得做充分一些,竭盡全力將風險壓制最低。等他二人走后,謝文東一屁股坐在書桌后的老板椅上,一轉身,面向窗外,默默冥思。魂組之可怕,之厲害,沒人比他更清楚,但他不得不去面對,他和魂組之間已經到了不是魚死就是網破的程度。想著,謝文東笑了,苦笑,自己和魂組對陣多次,雖然占盡上風,令其損失慘重,但歸根結底,主動權一直都在魂組那邊。一直以來都是魂組主動找上自己,而憑自己的力量卻很難觸及到它的根基,即使赤軍幫忙,也很難動搖它的根本。比如這次,就算將魂組派來的殺手一網打盡,那下次呢?再下次呢?還會有更難纏的對手出現。殺之不盡,斬之不絕。唯一能除后患的,只有將魂組連根拔起。這點,連謝文東自己都認為不大可能,是個遙不可及的夢。所以,他只能苦笑。“唉!”謝文東正想著心事,一聲嘆息打斷了他的思路,不用扭頭去看,他也知道是誰。房間中除了他,只有小風了。他展顏一笑,問道:“風,為什么事嘆息?”

小風坐在角落,看著謝文東的背影,說道:“東哥明知道危險,為什么還一定要去?”謝文東無奈道:“種下什么樣的因,結出什么樣的果。事情既然來了,躲開還不如主動去面對的好,這樣,至少可以把握一絲先機。”

“難道,東哥你不怕嗎?”小風一直很奇怪,這個和自己年齡差不多的年輕人為什么能做出那么多驚天動地的事情來,為什么能把一大群性格各異,但卻各有才華的人聚集在他的身邊,心甘情愿的聽從他的命令,光用運氣來解釋,恐怕沒人會相信。謝文東揉著小巴,笑道:“怕,但怕也沒有用,該是你要面對的事情,推也推不掉。”他仰面一嘆,又道:“希望這一次,魂組能有所長進,別讓我太失望才好。”小風奇怪道:“東哥,對手的實力越強,對你的威脅也越大啊!”

謝文東笑道:“威脅越大,成長得也就越快。黑道,是血腥的社會,不進則退,倘若真有一天你不到能令你前進的敵手時,那你離滅亡也不遠了。”小風搖頭,說道:“我不懂。”謝文東道:“時間久了,事情看得多了,你自然也就明白了。”

魏明選得地方十分偏僻。鮮花酒店的已處于南郊附近,可坐車到那里仍需要兩個小時以上。十輛汽車,四十多號人,謝文東可謂是帶足了下面的精銳。除了守家的東心雷和傷勢未好的三眼外,其他的主要人物基本全部出場。即使如此,姜森仍不放心,派出大批血殺成員,緊隨其后,萬一出現變故,也好做個接應。謝文東坐在車內閉目養神,一旁的姜森可不敢如此輕松,目光不時的掃向窗外,觀察附近的地形。車越走,他越有不舒服的感覺,道路上其他的行車幾乎看不見了,而兩旁具是茂密的樹林,加上天近傍晚,樹林里黑漆漆的,看不到一絲光線,也聽不到半點聲音,連鳥叫都沒有,寂靜得可怕。姜森吸氣,輕聲說道:“東哥,靜得有些不自然。”“如果自然就怪了。”謝文東仍然閉著眼睛,說道:“我猜這一次,魂組傾巢而出,不會再有保留。”姜森心里一震,本想勸說謝文東回去,可一見他那寫慢輕松的面頰,又把話咽了回去。

“咕隆”一聲,姜森咽了口吐沫,沒再說話。謝文東慢慢睜開眼睛,看著他,笑道:“老森,你的膽子可比以前小了。”

姜森搖頭道:“身份不一樣。以前,我們是瓦罐,可以破罐子破摔,富貴險中求,為達到目的去拼命去冒險無所謂,可現在不一樣了,咱們功成名就,如東哥所說,咱們是瓷器,一旦破碎,我們得不償失。”謝文東微笑的沉思片刻,說道:“是瓷器不假,但只有經歷過磨練的瓷器才會光彩照人,才是真正的個中極品。如果前怕狼后怕虎,瓷器早晚變成瓦罐。”

坐在前面的李爽聽他二人說話直晃腦袋,嘟囔道:“什么瓷器瓦罐的,講那么高深干什么,魂組要來,就讓他們來好了,中國人啥時候怕過日本人,咱文東會什么時候輸過他魂組?!”姜森白了他一眼,氣道:“那好,魂組出現的時候就交給你了,你一人把他們搞定吧。”李爽眨眨小眼睛,歪頭道:“話不能怎么說,不怕歸不怕……”謝文東擺擺手,笑道:“快到了,少說兩句,讓大家準備一下。”姜森和李爽聞言,向外看去,果然,車隊開進了小路,兩旁的樹林枝杈橫出,不是擦過車身,沙沙做響。前方不遠處,有一棟兩層樓房,燈火通明,透過亮光,不時看見有人影閃動。這就是魏明選的地方,一處蓋完后又廢棄的別墅。車隊離前方別墅還有一段距離停下,姜森第一個跳下車,四下張望半晌,暗道好一處孤寂之地。別墅被左右濃密的樹林環抱,孤零零的立在正中,象白牙色的墻面與周圍昏暗的林子形成鮮明的對比。仔細觀察,不難看出別墅只是個空架子,內部沒有裝修過,連窗戶個大門都沒安裝,四敞大開的。邊看,姜森邊在心里算計著,彎腰對車內的謝文東道:“東哥,進嗎?”此時,謝文東也在觀察,而且看得比姜森更仔細,他面色有些凝重的點點頭,道:“進!既來之,則安之。”

車隊一路上暢通無阻,直開到別墅門前,“卡卡卡”,隨著一陣脆響,車門齊開,四十多號人幾乎同時從車內出來。別墅前站有二十多名大漢,為首一人三十多歲,眉短卻粗重,小眼睛,麥色的皮膚中透出一絲精悍。此人一見謝文東下車,心中大喜,暗道他還真來了!他以前并未見過謝文東,但照片還是看過,對他的容貌有些印象。他離老遠就開始笑,張開雙臂,大步走上前。可他還沒等到謝文東近前,一條粗壯的手臂橫在他面前,同時耳旁響起冷冰冰的聲音,“你是誰?”大漢扭頭一瞅,在他右側站有一位高個年輕人,板著一張臉,眼中寒氣逼人。他嚇了一哆嗦,面上笑容不減,說道:“我是忠義幫的魏明。”

“哦,原來這為就是魏兄。”高個年輕人沒說話,姜森先迎上前去,伸手笑道:“真是興會。”

“你是?”魏明看著眼前這個身材不高但卻異常結實的青年,疑惑的與對方握了握手。“姜森,文東會的姜森。”姜森笑呵呵的‘抓’住對方的手掌,暗中用力,同時微笑的客氣道:“以后還請魏兄多多關照。”呀!魏明一聽姜森二字,倒吸口冷氣,心中的喜悅頓時消退了一半有余。他雖然不認識姜森,但血殺的名號卻早已如雷貫耳,令他心驚膽寒了。哎呀呀,他怎么也來了,事情麻煩了。魏明正琢磨著,突然感覺對方手上傳來一股強勁的力道,其勢有如翻江倒海,他心中一顫,不得不用盡全力回應。二人手握在一起,表情卻大不相同,姜森笑呵呵的輕松自在,而魏明卻已經見了汗水,臉上的表情也極其不自然。后面的謝文東見狀差不多了,拍拍手,笑道:“好了,老森,你的‘熱情’可以到此為止了。”

姜森有些惋惜的放開手,笑問道:“哎?魏兄怎么出汗了,今天的天氣不是很熱嘛!”魏明擺出難看的笑容,道:“我最近身子虛,比較容易出汗。”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tojmen.live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五十七章   地址:http://www.tojmen.live/329.html
内蒙古11选5中奖方法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