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四十六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四十六章

所屬目錄:第六卷 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tojmen.live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向問天搖頭,現在他對謝文東的笑里藏刀太解了,別看表面他興高采烈,和藹異常,實際一肚子壞水。他接道:“既然如此說,那謝兄弟為何不將我的兄弟請出來呢?”謝文東一拍腦袋,恍然大悟道:“你看我這記性,真是。”自責的搖了搖頭,抬手打個指響,說道:“把蕭兄請出來吧。”說是請,實則是抬出來的,東心雷的一頓拳頭可不是那么好挨的。

蕭方渾身上下沒有幾處完好的地方,身體虛弱,雙腿發軟,連站起來的力量都沒有,被李爽和兩名暗組成員連扶帶抬算是勉強出來,頭罩早被拿下,露出一張蒼白如紙的面孔。向問天看清之后,心中一痛,剛想上前,李爽手中不知何時多出一把匕首,暗中慢慢抵在蕭方的軟肋,角度正好能被向問天看見,后者一驚,穩住心潮,狀似隨意的問道:“小方,沒事吧。”

千言萬語都化在這一句話里。聽到無比熟悉的聲音,蕭方混亂的神志變得清晰起來,抬頭,一眼正看見向問天,心底一顫,暗叫糟糕,天哥一定是被謝文東逼來的,那可就危險了正著急,目中余光瞥到一人,面帶墨鏡,斜叼香煙,嬉皮笑臉小混混模樣的青年,看到這人,蕭方高懸的心頓時慢悠悠放了下來,暗道奇怪,他怎么突然回來了,不過,有這家伙在,一切無憂了擠出一絲笑容,道:“天哥放心,離死遠著呢!”

謝文東聽后合掌哈哈一笑,插話道:“什么死不死的,別說這樣不吉利的話,蕭兄為人和氣又講義氣,我保證他能長命百歲。”言罷,微微一頓,又道:“當然,朋友歸朋友,欠人家的東西還是要還的。”蕭方悶哼,咬牙切齒剛要說話,被向問天擺手攔阻,笑道:“我不懂謝兄弟說的欠人家東西是什么?”

謝文東斯條慢理道:“一家酒店,海港酒店。”此言一出,周挺第一個受不了,他相貌英俊,但脾氣卻火暴得很,粘火就著,“啪”的一拍桌面,大喝道:“謝文東,你好大胃口,竟然想吞掉海港?”謝文東聳聳肩,連余光都沒拋給周挺一眼,對上向問天,說道:“向兄,你認為如何呢?”

向問天呵呵而笑,既沒答應,也未反對,只是道:“海港的資產過億元,而它所帶來的回報也遠遠不只這個數。”“我了解。”謝文東點頭道:“當然,若是兩個人分,感覺上就不顯得有那么多了,是吧,博兄?”博展輝老臉一漲,心也跟著翻了個,尷尬的笑了兩聲,說不出話來。

果然,向問天尖銳的目光如同一把尖刀刺在博展輝的身上,語氣異常柔和,淡淡道:“原來,博兄也插了一腳,難怪呢!看來,我平時對博兄的好處你一點都沒忘記,真是懂得,投之以桃,抱之以李,的做人道理啊!”其實向問天早己猜測到這個結果,只是現在更加肯定了。

博展輝苦笑的默默搖頭,現在再掩飾只能越發顯示自己膽小怕事,干脆豁出去,反正事情做了也不在乎那么多,振聲道:“向老大,沒錯,確實有我的一分,但熟話說得好,人往高出走,水往低處流,希望向老大能夠理解才是。”“理解你媽個蛋!”若不是有陸寇在后面抓住周挺的后衣擺,他恐怕早沖上去狠狠咬博展輝兩口,氣喘如牛,好一會才恢復平靜,從牙縫里擠出一句話,“博展輝,你是好樣的,你給我們南洪門的恩惠我們記下了,早晚有一天自會加倍奉還。”

己然鬧翻了;就不能在別人面前低頭。博展輝將胸脯一挺,哈哈一笑,道:“禮尚往來,我靜候回音!”

向問天的目光終于從博展輝身上移開,落回在謝文東面頰上,說道:“若剛才謝兄弟的要求我難以答應呢?”

謝文東故做無奈的嘆了口氣,惋惜道:“若是讓蕭兄大好的年齡英年早逝!那真是一件令人無限惋惜的事,我想向兄應該也不想看到吧。”

他話音剛落,李爽眼睛一瞪,手中加力。他對南洪門沒有好印象,對蕭方更是如此,特別是三眼挨得那刀讓他牢記在心,現在有了報復的機會哪能放過。鋒利的匕首刺穿蕭方的衣服,沒肉足有兩分,李爽暗中使壞,還特意將刀身擰了兩圈,鮮血順著刀身淚淚流出,低落地面,蕭方亦是疼痛難當,將牙齒咬得嘎嘎做響,硬是一聲未吭。

向問天看在眼里,痛在心間,他和蕭方是從小穿開檔褲一起長大的朋友加死黨,情同手足,李爽這一刀雖然刺在蕭方身上,卻比刺在他自己身上更難受十倍百倍。他別過頭,仰面而嘆,說道:“憑謝兄弟如今的身份又何必為了一間區區的賭場難為他人,若是你想要,我給你又有何妨?”

蕭方心頭一熱,眼淚奪眶而出,不是身體的痛楚,而是向問天無奈的話,垂下頭,痛苦道:“蕭方本是無用之人,并不值得天哥為我做出任何哪怕是一點點的犧牲?”

向問天毫不在意,幽然道:“小方,記得,留得青山在。”“唉!”蕭方苦嘆,他明白天哥對自己的情誼,有那么一瞬間,他真想迎上李爽的刀鋒猛撞過去,自殺算了,可是他又擔心自己死后向問天經受不住打擊,頭腦一熱和謝文東動起手來,這里是博展輝的地盤,而他又和謝文東同踏一條船,真是動手,夭哥恐怕有失啊現在他算是理解了生死兩難的地步是何滋味,整個心仿佛被一只無形的大手抓住,慢慢捏碎一般。

向問天和蕭方之間的兄弟之情讓博展輝都不得不為之動容,前者真是一位古今少有的真漢子,只是可惜,他遇到了謝文東,同樣是一位千古少有的曠世裊雄。“真是兄弟情深啊”謝文東拿出煙,深深吸上一口,吐出一縷青煙,彈個指響,從任長風的手中接過一沓白紙,說道:“這是資產轉讓的合同,如果向兄覺得沒意見,就簽了吧”說著,隨手仍在向問夭桌前。

向問天拿起,從頭到尾大致看了一遍,合同主要意思是說海港酒店的合法所有人向問天情愿將海港酒店的一切資產無條件的贈與謝文東等等諸如此類的言語,他想都沒想,拿起筆來,“唰唰唰”猶豫都沒猶豫將名簽好,扔還給謝文東,問道:“謝兄弟,你滿意了吧!”

謝文東拿起身查看一番,確認無誤后,展顏而笑,說道:“向兄好豪爽啊!你不怕我耍詐,即收了你的合同又不放人?”“你會嗎?”向問天嘴角一挑,道:“既然我來了,自然不會毫無準備,外面有數百洪門兄弟在等著我,如果你認為你加上忠義幫能頂住他們的踐踏,就盡管來吧。”謝文東聽后倒沒什么,笑面而對。而博展輝卻是心里大驚,暗吸涼氣,腦袋一低,眼珠連轉,面色陰晴不定,討道,看情形今天的計劃得有變了。沒人注意到他的反常,房間里眾人的目光都落在謝文東一人身上,只要他一句話,房中數十人剎那間就能火拼在一處。

這時誰都不敢做聲,房間靜悄悄的,離得近一些的人甚至能聽到身旁人的心跳聲。謝文東笑瞇瞇的凝視著向問天,雙方均未說話,死氣沉沉的仿佛快過了一個世紀長,他終于開口說話了,“我雖然不能成為和向兄一樣的英雄好漢,但也是言而有信的人,說出話絕沒有收回的道理,小爽,把蕭兄放了吧”李爽暗叫可惜,心有不甘,緩緩收起匕首,一推蕭方得后背,冷道:“算你走運,你可以滾回去了,不過下次千萬別讓我碰到,不然,我朋友那一刀我會加倍還在你身上!”

南洪門上來數人將蕭方扶穩,又是查看又是包扎傷口,好一頓忙活。博展輝撫掌哈哈一笑,說道:“既然交易成功,我們喝一杯以示祝賀吧!”說著,分別給謝文東和向問天二人倒滿一杯酒,起身勸酒。向問天沒有繼續下去和謝文東、博展輝干耗的心情,哪能喝得下去,揚揚頭,說道:“謝兄弟,今天到此為止,我們后會有期!”說完,揮揮手,頭也沒回,大步向外走去。博展輝還想挽留,可一看周挺那快要殺人般的眼神,張開的嘴巴又硬生生將吐到一半的話咽了回去。

向問天領人走了,可謝文東沒有動,坐在椅子上笑瞇瞇的看著轉讓合同。博展輝也再看,良久,說道:“一張白紙,卻要了我數十弟兄的性命,真不知道值不值得。”謝文東半開玩笑半認真道:“如果博兄認為不值,我不介意接收你那份。博展輝一楞,接著皮笑肉不笑,說道:”謝先生不是想把我那份吞了吧?“”如果是呢?“謝文東笑問道。”呵呵,哈哈“博展輝先是輕笑,慢慢變成大笑,搖頭道:”謝先生真會開玩笑。來,為了我們這次的成功,干一杯!“說著,舉起酒杯。

謝文東拿起面前剛剛被博展輝倒滿的酒杯,低頭聞了聞,贊道:“好酒。”博展輝面帶自豪道:“二十年的上等竹葉青,應算是好酒了。”謝文東緩緩端起杯子,挪到唇邊,停住,說道:“可惜,好酒未必好喝。”博展輝微微動容,笑道:“先嘗嘗,謝先生怎么知道不好喝呢?”謝文東搖頭,道:“有些人的酒,即使只是一杯二鍋頭,喝進口里依然純正芳香,而有些人的酒,即使再名貴,喝進肚子卻能要人的命。”博展輝一楞,面露不悅,疑問道:“謝先生這是什么意思,你在懷疑我?”謝文東瞇縫著眼睛,道:“謹慎終究是一種好習慣,如果博兄不介意,你先來!”說著,他將手里的酒杯遞到博展輝面前。

房間中,別說博展輝本人,就連他的手下面容都為之一僵,謝文東的做法,簡直是對人的一種侮辱。博展輝強壓怒火,呼味呼味連喘,盡量放緩語氣,說道:“謝先生,我們的合作是站在平等的立場上,你這樣做,是不是有些欺人太甚?”忠義幫眾人面帶怒色,紛紛敞開衣扣,手摸后腰。

謝文東視若無睹,道:“我是一個很敏感的人,等別人對我有殺意的時候,我總是能在第一時間感覺到,你相信嗎?”“什么意思?”博展輝臉色一變。謝文東淡然道:“你想殺我。”沒等博展輝說話,他又接道:“自始自終,你都沒有和我長期合作下去的意思,你的心里只有自己,容不下其他的人,其實,我們都是同一種人。”

博展輝摸摸光禿禿的腦袋,道:“這只是你自己的感覺。”“但我的感覺卻很準。”謝文東垂目,無奈道:“海港很誘人,上海更加誘人,如果能一人獨享,那其中的美妙能無與倫比。可是,在你之上有兩股勢力是高不可攀的,南北洪門,而現在機會突然來了,南北一戰,各傷元氣,人員不齊整,力量大幅削弱,你的野心哪容你將這樣的大好機會放過?今天,你想殺我,也想殺向問天,而后者有大批援軍蓄勢待發,你不敢輕舉妄動,所以,你不得不先放走向問天,而將矛頭轉向我,等殺我之后再向向問天去邀功,緩解你和他之間的矛盾,等候時機,再行發動,博兄,不知道我說得對不對?”

謝文東一番話,不只將博展輝和他的一千手下說傻了,連姜森高強等人也楞了,既然東哥早己知道博展輝的心思,那為什么還執意要來呢?幾人互視一眼,紛紛*向謝文東,提高警惕,以防不備。博展輝頭上冷汗流出,好一會,他才恢復平靜,昂首大笑,感嘆道:“人家都說謝文東心智過人,果然如此。都被你說對了,可那又能怎樣?方圓十里,沒有你一兵一卒,你區區不足二十人,能奈我何?”說著,他揮手將酒杯一摔。

“啪!”,隨著一聲脆響,房間門一開,從外面涌入百于人,具是手持片刀棍棒,加上房間內原有的忠義幫門下弟子,人數至少有一百二三十號,將謝文東十幾人團團圍困正中,縱使一人上前砍一刀,謝文東等人也得被活生生剁成肉醬。博展輝環視一周,滿意的點點頭,傲然道:“你是聰明沒錯,可你有時也很笨。”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tojmen.live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四十六章   地址:http://www.tojmen.live/318.html
内蒙古11选5中奖方法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