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三十四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三十四章

所屬目錄:第六卷 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tojmen.live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謝文東,博展輝拉開架勢,周圍兩個幫派的人自動讓出一片空地,給他二人足夠施展身手的空間.

謝文東掂掂手中的開山刀,對博展輝說道:"你可以亮出你的武器了."博展輝雙手空空,冷道:"到該用的時候我自然會用."謝文東嗤笑,一順手中刀,道:"既然這樣,那就不客氣了."博展輝道:"你隨時可以動手.""好!"謝文東叫了一聲好,與此同時,開山刀猛揮,對著博展輝的咽喉,橫掃而去.刀鋒掛風,發出刺耳的_颼颼_聲.

博展輝喝叫一聲:"來得好!"身子迅速向后一仰,刀身貼著他的鼻尖堪堪滑過,未等謝文東收勢,他下面抬起一腳,只踢謝文東下體.下體是人身要害,若被他這掄圓了的一腳刮上,不死也廢了.沒想到對方身手如此敏捷迅速,謝文東哪敢怠慢,雙腿一曲,騰空跳起,人在空中,急收雙腿,用腳跟抵住博展輝踢來的鞋尖,同時運足膀力.掄起開山刀猛砸對方的腦門.

"呼!"博展輝收腿閃避已然來不急,只見他雙臂交*,向上一擋,_當啷啷_一聲脆響,謝文東身子倒飛出一米多遠,落地后又退了兩步才勉強站穩.博展輝也好不到哪去,他身子用力下沉,可難以卸去對方至上而下一刀劈來的力道,鞋底磨地,滑出近半米遠,雙臂微微發麻,剛才和開山刀碰撞的衣袖已經破碎,隱約露出里面亮光閃閃的金屬物.

謝文東虎口被震的生痛,瞇眼一看對方的手臂,原來在他小臂上帶了兩制鋼套,難怪他敢用手臂硬接自己這勢大力沉的一刀.博展輝回手將自己兩只袖子撕掉,露出鋼套的全貌.很明顯,這雙剛套是經過精心打制的,徹體通亮,上刻龍形暗花,上粗下細,正好按人的手臂形狀制成,帶在身上,仿如無物.博展輝雙臂一震,打兩只鋼套上各翻吃兩把一尺半長的短刃,后寬前窄,血槽中空,借著路燈,刀身上不時有流光異彩閃過,明眼人一見就知道其鋼口絕對是上佳的.

博展輝雙臂微合,擦擦兩把短刃,眾人都以為他有話要說,哪知他猛的向前一竄身,雙刃一上一下,分刺謝文東咽喉和小腹.謝文東把嘴一撇,對方來勢洶洶的攻擊他半點也沒放在眼里,暗道和蒼狼的雙劍比起來,博展輝的速度簡直如同慢動作.其實博展輝并不慢,天下又有幾個人能比得上蒼狼?!謝文東單手一挑,想將刺向自己咽喉的短刃彈開,接著身子一側,博展輝的另一把短刃在他的衣服上開了兩個窟窿,滑體穿過.謝文東要的就是這個,他猛的一扭身軀,對方的短刃還沒來得及抽出,已被他衣服卷住."趴下!"謝文東一聲斷喝,全力向后跳躍.

博展輝的短刃被纏,手臂吃力,身子探前,倒真的險些趴倒,多虧他反應快,另手的短刃一支地,堪堪穩住,接著大喉一聲,借力在空中連翻,硬生生將謝文東衣服絞個稀碎,才把短刃抽出.謝文東連退數步,低頭一看,好嘛,衣服被對方的短刃絞出兩個拳頭大小的窟窿,直罐涼風.

厲害啊!謝文東暗叫一聲不錯,撤開衣扣,脫掉衣服扔到一旁,露出里面潔白的襯衫."當!"他一震手中的開山刀,向博展輝勾勾手指,意思讓他繼續.博展輝低喉一聲雙刃如飛,似刺又似挑,對著謝文東雙目攻來.

謝文東紋絲未動,暗暗運氣,醞釀分出勝負手.雙刃離他眼窘越來越近,連三眼在旁都張大嘴巴,如此近的距離他也沒有信心能全身而退.正在他準備掏槍時,謝文東腳步一滑,身子提溜轉了一圈.看他的樣子好象是舞蹈演員在跳芭蕾;旋轉的動作輕松自如,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腳下旋轉起來的每一步都非比尋常,那是用無數汗水和摔的無數

個跟頭澆灌出來的.

博展輝眼看自己刺中對方了,甚至驚喜的表情已從他眼中顯現出來,偏偏這個時候,謝文東在他眼前生生消失了.好象根本就不存在一樣,剛才他所站的位置空空如也.鬼!這是博展輝心中反射性跳出來的一個字.世界上沒有鬼,謝文東更不是,他一轉之力,已到了博展輝的身后,把暗中蓄積的餓力量全部用在手臂上,雙腿一彈,高高躍起,對著對方的后腦,力劈華山就是一刀.或許謝文東用的力氣太大了,刀還沒等落下來,博展輝已感覺腦后聲風,強悍的勁道刺得他脖根疼痛難當,耳旁響起如戰斗機近距離飛過的轟轟聲.暗叫不好,博展輝倉促迎戰,雙臂合十,高舉于頭上.

耳輪中只聽得_當__喀嚓_連續兩聲響叫,博展輝哎呀一聲,向前連躥出數步,直撞在周圍的人群中,他小腹一縮一放,哇得吐出一口血,精神徒然頹廢,身子連晃,軟綿綿的倒下.再看他手腕上的兩把短刃,各裂開個黃豆大小的痕跡.

謝文東也不好受,雙臂酥麻,無力下垂,手臂好象不是自己的,抬都抬不起來,_晃當_,開山刀落地,他面色一沉,瞬間又恢復原樣,緩步向博展輝走來,眼睛笑瞇瞇的快變成兩條黑線,傲然道:"憑你的身手,就算我不用刀也可以輕松解決."他說得輕松自在,不過有苦只有他自己知道,別人并不了解,以為他是故意將刀扔掉,顯示自己.

博展輝坐在地上,喘息了半響,好不容易平靜一下,又吐了一口血,把心口的悶血吐干凈后,胸中算是舒服了一些,用短刃支撐他站起,向謝文東點點頭,苦笑道:"我輸了,我隨你處置,要動手,盡管來吧,如果你還算個人物,就別羞辱我."

謝文東仰面看天,臉上看不出任何表情,沒人知道他在想什么,良久,說道:"你走吧!"

"什么?"博展輝認為是不是自己聽錯了,這好象不是心狠手辣的謝文東應該說的話.他一皺眉,道:"我已承認我輸了,你""我說了,你可以走了."謝文東昂首道:"我說過的話,一向沒有后悔的時候."呀!博展輝吸氣,現在他真弄不懂對方在想什么,疑道:"你當真放我走?"謝文東笑道:"我不想再說第三遍.""你不怕我報復?"博展輝喘著粗氣道.

"哈哈!"謝文東仰天長笑,傲然道:"隨時歡迎.我殺過多少人,得罪過多少人,恐怕連我自己都記不清了,如果我怕人家來報復,那我豈不是連覺都不用睡了嗎?"博展輝目不轉睛的看了謝文東好一會,才長長嘆了一口氣,無限感慨道:"人家都說你謝文東如何狡詐,可是我今天算是明白了,你為什么會有今天的成就!"他一跺腳,收回雙刃,向謝文東一拱手,心服口服,說道:"我欠你一條命!"從今兒個起,我忠義幫和你北洪門再無仇怨,有你的地方,我自動退讓.如果有事請求,我定鼎立相助,如有二話,如同此衣!"說著,一撤衣襟,_嘶啦_一聲撕下衣服下擺,扔于地上.

"呵呵!"謝文東微微一笑,向自己陣營走去,走到車前,停下身,轉頭放出燦爛的笑容,說道:"以后,或許我們會成為朋友!"說完,對旁邊小弟一甩頭.那小弟一楞,沒明白他的意思,謝文東暗罵他笨蛋,無奈道:"開車門!"

"哦,哦哦!"小弟連聲答應,手忙腳亂的將車門打開.他跟謝文東的時間不短了,心中還暗自奇怪,東哥沒有讓別人幫他開車門的習慣啊!今天怎么了?謝文東笑呵呵的上了車,三眼,東心雷二人也跟著鉆了進去.汽車發動,緩緩掉頭,走在回家的路上,三眼再也憋不住了,問道:"東哥,就這么把博展輝饒了我不甘心,畢竟咱們已經傷了那么多弟兄!"

謝文東點頭道:"我知道!"東心雷接著話茬說道:"而且博展輝這個人并不怎么樣,城府又深,他現在說的挺好,沒準什么時候背后捅咱一刀也不一定啊!"謝文東點頭笑道:"我知道!"三眼有又道:"聽老劉說,博展輝這次敢和咱們硬碰硬,暗中似乎有南洪門的支持,若真是這樣,這個人還是早些除掉的好."謝文東微笑道:"我知道!"

他連說三個"我知道",把三眼和東心雷都說楞了,二人不解,齊聲問道:"既然東哥都知道,那為什么還偏偏放他走呢?"

謝文東苦笑,他仰*車椅,道:"你以為我想嗎?剛才那一仗看似我贏了,其實是我輸了,到現在,我的手連抬起來的力量都沒有,而博展輝只是吐血而已.只是吐血!"他加重語氣,搖頭感嘆."啊?"三眼和東心雷同時一拉謝文東的手,掌心腫起好高,手指不聽命令的微微顫抖."原來如此啊!"他二人恍然大悟,難怪東哥既然出奇的把人家放了,和他們所了解的東哥判若兩人.謝文東笑道:"如果剛才我一旦翻臉,把博展輝逼急了,雙手使不出力的我,如何能是他的對手,就算你們能頂住他,但混亂中什么事都能發生,我不想冒這個險,不是擔心我自己的命,而是我有個好歹我怕你們難以招架向問天,那咱們這么久的努力就白費了."三眼和東心雷互視一眼,無話可說了.東哥做事之謹慎和周密,非常人可比啊,而且他比任何人都累,大家平時做事只要考慮自己的身家性命就可以了,而東哥卻必須得把整個幫會內所以人的命抗起來,他要對一個甚至兩個幫會負責,這其中的壓力之大.令三眼和東心雷想想都自覺得害怕.二人同聲說道:"東哥,我們明白!"

北洪門和忠義幫的爭斗,隨謝文東和博展輝的一次老大對老大之間的單條而草草結束.謝文東是贏了,只是連他自己都覺得贏得不光彩,贏的窩囊,應該做到的卻沒做到,那就是到現在博展輝還活著.謝文東的心胸絕對不是寬闊的人,若是向問天倒不會覺得怎樣,他卻仿佛心里被刺了一根針,不拔不快.回到鮮花后,三眼等人又是準備冰塊,又是弄來藥酒,好一頓忙活.江琳一直沒睡覺,也無心去睡,見眾人扶著謝文東回來的,心中一顫,忙上前查看,見謝文東身上并無傷口,臉色沒有異樣才松了一口氣,沒敢問謝文東,而是將東心雷拉到一旁,連珠炮般的問道:"謝先生怎么了?受傷了嗎?你們把博展輝怎么樣了?"被美女追問總是一件舒服的事,東心雷故意翻翻白眼,笑道:"你一下子問這么多,讓我先回答哪個?"

江琳沒心情和他開玩笑,撇了他一眼,道:"謝先生受傷了嗎?""受了!"見江琳嬌容變色,東心雷認真道:"不過是小傷,休養幾天就沒事了.""啊!這樣啊!"江琳點點頭,總算放下一樁心事,隔了一會又道:"博展輝呢?他死了嗎?"

一提博展輝,東心雷老臉頓時沉了下來,咬牙道:"這次算他命大,容他再多活兩天.東哥已經發話,博展輝早晚是要除掉的."一頓,他皺眉看了看江琳,狐疑道:"我發現你你好象對博展輝的生死很關心啊,你們不是有什么關系吧?!"

江琳疑聲道:"我恨他!""為什么?"東心雷追問.江琳臉色一變,覺得自己有些失言,故意哼了一聲,儼怒道:"他把我辛辛苦苦建成的酒店砸成這副模樣,你說我該不該恨他._東心雷左右看看,到處狼籍,江琳的心情他能夠理解,安慰道:"放心吧,這口氣,我們早晚會給你出的,而且我可以保證,時間不會很長."江琳若有所思道:"希望如此吧!"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tojmen.live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三十四章   地址:http://www.tojmen.live/306.html
内蒙古11选5中奖方法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