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三十三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三十三章

所屬目錄:第六卷 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tojmen.live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只見前方燈火通明,路中橫七豎八,停放數十輛汽車,馬路中間及兩邊,密密麻麻站有百余號人,手中各拿武器殺氣騰騰.三眼東心雷同吃一驚,看來人家忠義幫的人已早有準備,三眼皺頭一鎖,說道:"既來之,則安之,若是沒有抵抗,殺的也不痛快!~~說著話,他拔出開山刀,飄身下了車。

東心雷,李爽等人也紛紛各拿武器,走下汽車.離對方還有十米左右的距離,東心雷站住,手中刀一指,蔑視道:"誰是領頭的?站出來和我說話!~話音剛落,對方人群中走出一彪型大漢,不下一米八的身高,刺猬頭,頭大如斗,豹子眼,臉膛暗紅,一副威武的模樣,這人走出后,先是大笑兩聲,緩緩從背后掏出一把大片刀,看向三眼,問道:"你又是誰?~三眼上下打量他一番,暗暗搖頭,沒放在眼里,冷道:"我說了,讓你們領頭的出來和我說話,你,還不配!~"是嗎?~大漢一提手中的片刀,陰森道:"你看看我配不配!"話未說完,他的刀已奔著三眼的腦袋猛劈了下去.要說這大漢的身手說得上中等,可和三眼比起來差多了,不急不忙,等對方的刀離自己的頭只剩下半尺的時候,輕松的橫刀向外一磕,只聽當啷一聲,火星四濺,大漢手臂頓時麻如觸電,酸痛難當,三眼面帶猙獰,眉心的疤痕因充血而漲紅,他毫不停留,一把抓住大漢拿刀的手腕,用力往自己懷中一拽,大漢吃力,身子不自然的向前一栽歪,三眼順勢將開山刀剃出,~撲赫~一聲,刀尖從大漢的小腹進去,在后背露出,刀背的鋸齒上還掛著紅白相間的零碎,三眼嘴角*,冷冷道:"我說了,讓你們領頭的出來見我!"大漢很后悔,后悔為什么自己爭先出來做探頭鳥,可惜,他已經太晚了.眼前三眼的面容變的模糊,大漢無力的向前摔去,*在三眼的身上,接著,慢慢滑落,腳下的地面被鮮血殷紅了一大灘.三眼面無表情,撤了兩步,將大漢的尸體讓開,同時在對方的衣服上檫了檫刀上的血跡.衷義幫也算是不小的幫會,平時下面的小弟也囂張慣了,可三眼那副殺人不眨眼的模樣還是令一干等人暗自心顫.坐在車內一直沒下車的玄子丹也嚇了一哆嗦,自己一方數一數二的人物在人家手里既然一招斃命,這仗還有個打嗎?沒等開戰,他已有了懼意,忍不住向左右的手下道:"這人是誰?是北洪門的東心雷嗎?"下面人對北洪門了解也不是很多,更別說是文東會出身的三眼了,紛紛搖頭道:"說不準,看身手,應該差不多吧?!"

"一群笨蛋,什么叫差不多,是就是,不是就不是!"玄子丹怒氣沖沖的罵了一句,剛想下車,可一見衣襟被血染紅一大片,刀子般的目光正向自己所坐汽車掃來的三眼,把住車門的手象觸電一樣又縮了回去,暗暗搖頭,還是不出去的好,至少在車里能安全一些.他強裝鎮定,向手下揮揮手,道:"你們給我上,輝哥領人馬上就到,這期間一定把對方給我纏住!"

兩旁的手下心中暗罵,你都不敢露頭還讓我們去拼命?!別說把對方纏住了,能在老大來之前不被人家打得全軍覆沒就已不錯了!心中這樣想,表面可不敢表露出來,齊齊點頭稱是,拉開車門,跳了出去.下了車后,幾人一揮片刀,大喊道:"老大馬上就到了,咱們可不能讓北洪門的人跑嘍,上!"幾人這一叫喊,下面的小弟門紛紛柃刀向三眼等人沖殺過來.

三眼一彈開山刀,發出清脆的響聲,喝道:"殺!"簡單的一個字,足夠了.北洪門門下弟子紛紛拉開衣扣,有人干脆衣服一脫,赤膊上陣.兩白多人瞬時混戰在一處,刀光霍霍,喊殺連天,數百米開外都能清晰而聞.馬路上偶然行走的汽車離老遠就停下,趕快繞道,不想拈上麻煩.有多事之人急忙打電話報警.公安分局的任局長還沒走,他也不敢走,今晚是多事之秋,他哪會不明白,而且事前謝文東已和他打過招呼.接到報警電話后,任局長看了看手表,計算一下路程后,說道:"半小時后,派出防暴大隊!"下面人不解,問道:"為什么要等半個小時."他還沒等說話,那個將東心雷救出的隊長說道:"黑幫火拼,都是社會的渣滓,多死一個是一個,等半個小時兩面都打的差不多了,我們去收拾殘局就好!"

任局長莫不做聲的沉思一會,拿起電話,打給謝文東.這時,謝文東不知不覺中已經熟睡過去,手機猛的一響,把他嚇了一跳,反射的一骨碌坐起身,左右一看,,周圍靜悄悄的,沒有一人,只是在大廳外不時有門下弟子巡邏走動.他嘆了口氣,這才聽出是電話響,接起一聽,原來是分局長."謝先生,你這一晚折騰的差不多了,是不是該收手,不然,我也很難做啊!"

謝文東一時還沒反應過來,問道:"收什么手?""你們和忠義幫在南郊打起來,那是我和郊區分局管轄的交界處,一旦出事,我也不好出面.""動手了?"謝文東楞了幾秒鐘,應變道:"恩,我知道了,很快就會解決的."說完,將電話掛斷,站起身,喊道:"來人!"聽見他的喊聲,外面巡邏的弟子跑進來一人,問道:"東哥,你醒了!"

謝文東問道:"老雷他們呢...?""哦,他們領人進攻忠義幫了."弟子不敢隱瞞,猶豫一下,還是說出實話."該死!"謝文東暗罵了一句,穿上了衣服,同時說道:"備車,帶我走一趟.""謝先生!"江琳快走從一旁走過來,她心中有事,睡不著覺,一直坐在角落里,見謝文東醒了才走上前,說道:"他們也是擔心你的身體,所以沒忍心打攪你,我看,謝先生還是好好休息...."

謝文東搖頭,邊系衣扣邊~隨意~問道:"你應該認識忠義幫的老大博展輝吧?"明知道謝文東聰明過人,眼中不容半粒沙子,江琳還是被驚出一身冷汗,鎮靜道:"怎么會呢?我和博展輝從來沒見過.謝先生為什么這么問?""啊!沒什么,我只是隨便說說!"謝文東笑瞇瞇道,用手指點點了她,又道:"我討厭別人騙我,更討厭別人把我當傻子拿槍使!"說完,輕笑一聲,轉身走出大廳,留下一臉目瞪口呆的江琳.她第一次見謝文東時就沒把他當小孩看,即使如此,仍不敢相信對方的頭腦竟然比老油條還滑百倍,和他的實際年齡根本不成比例.

一路上無話,謝文東領著數十號人風風火火趕到火拼現場,這時雙方正打的不可開交,忠義幫的老大博展輝已領百余手下趕到,加入戰團.忠義幫人多勢眾,在人數上占了優勢,而北洪門單兵作戰能力強,雙方優劣相抵,打個難解難分.

謝文東走下汽車,問身旁一暗組成員道:"對方的老大在哪?"那暗組成員一吐舌,眼前密密麻麻都是人,而且你爭我奪,打得分不出個數,要想在其中找出一個人還真不是容易事.他翻身爬上一輛汽車車頂,挺直腰板,四下查看,沒用多久,見對方車隊中有一伙人,正中一位身材粗壯,滿臉落腮胡子,這人眼睛一亮,低頭喊道:"看到了,東哥!"順手一指對方的陣營.

順著這人指的方向,謝文東翹腳看了半天,可惜眼前黑壓壓一片的小腦袋,他脫掉手套,抽出開山刀和手槍,一手一個,直步向前走去.忠義幫的人見又有一伙穿著黑衣的人殺來,知道對方來了援軍,分出一伙人,嗜嚎著奔謝文東等人而來.看似平平常常的幾十人,其中具是北洪門的精銳部隊和暗組成員.謝文東是兩個幫會的老大,身邊怎能擺放稀松平常的人.

雙方一接觸,沒有二話,如同水火遭遇,不是水滅就是火干.謝文東身在最前,迎面砍來兩刀,一揮手臂,擋住其中一刀,他想速戰速決,畢竟也不能讓任局長太難做,畢竟以后還須要人家辦的事多著呢,他連閃身都省了,抬手一槍,另一刀沒等到他身前,使刀的人已腦門開花沒了呼吸的身子借著慣性還向前跑了兩步,才頹廢倒地.

“有槍!“忠義幫的人驚叫一聲,上來得快,跑得更快,躲避不急的人紛紛向兩邊撤讓,這倒好,他們給謝文東閃出一條筆直大道。這時三眼也看見了謝文東,他摸摸自己腰間的手槍,暗暗搖

頭,他自己還沒來得急用,東哥已經來了。其實黑道并不缺槍,進口的,國產的,甚至土造的,只要想弄一把,并不是什么難事。但是黑道之間的嘶殺卻是很少用槍的,一是用刀和用槍的性質有天地之差,二是一旦動槍,事情鬧大,即使在警方內有人恐怕也難以保全自身。所以,不到萬不得以,

一般是不會輕易展開槍戰的。謝文東不管這些,他的目標只有一個,就是速戰速決,其他的,以后再說。

他大步向前走去,同時高聲喝道:“我是謝文東,博展輝出來見我!”場中眾人紛紛停手,數百道目光從謝文東身上緩緩移到忠義幫后方,人群中的博展輝身上。后者一聽謝文東這個名字,渾身血液一熱,分開左右人等,大步流星走了出來,和謝文東之間還有一定距離,才立身站住,上下左右,仔仔細細打量一番,良久,眼中才露出一絲驚訝之色,他嗓音雄厚,說道:“你就是北洪門的大哥—謝文東?”“不錯!”“在北區黑市摩托比賽場上?”“應該是那里。”謝文東點點頭,恍然道:“我知道了。”“你承認?!”博展輝牙根咬的咯咯做響,說道:“他只是個不懂事的毛頭小子,就算他有什么得罪之處,以你的身份對他下這么重的手,太有失你北洪門大哥的面子了吧。這個公道,我一定要討回來!”謝文東笑瞇瞇道:“對不起,在我的眼里沒有什么身份不身份的概念,即使一個再普通的人惹上我,擋住我的路,我也照殺不誤,你沒有失去兒子,已經很不錯了。”見對方眼眉都豎立起來,他又說道:“既然爭斗已無法避免,我不想看見那么多人流血,你和我之間的恩怨,就我們兩個人來自己解決好了。”

“你什么意思?”博展輝強壓怒火,狠聲說道。謝文東隨手將槍往身后一扔,刀尖一指對方,淡然道:“你和我決斗!當然,你也可以選擇群毆,但我必須要警告你,忠義幫的實力不及我洪門十分之一,打到最后,連累得不只是你一個人。”謝文東的話說的已經很明朗了,而且也有道理,北洪門勢力遍布大部中國,作為你地方性質的忠義幫如何能與之抗衡。下面的人把目光紛紛投到博展輝的臉上,希望他能馬上答應下來,包括智囊玄子丹也是如此。

博展輝考慮片刻,問道:“如果我贏了呢?”謝文東聳肩一笑道:“你的兒子失去了什么就在我身上賠給你什么。”博展輝一擊掌,說道:“好,一言為定!”謝文東的詭異是出名的,人們都只知道他頭腦過人,城府深不可測,善于耍陰謀詭計的人,或許他這方面太出名了,把他的身手都蓋過了。道上的人甚少有提到謝文東功夫如何了得,談論起他無不贊嘆一句:“鬼才!”博展輝亦是如此,眼前的謝文東只有二十左右的年紀,而且身材略顯單薄消瘦,皮膚白凈,若是呆上眼睛,就是一副書呆子模樣,他哪會把這樣的謝文東放在眼中。這就好象一個大人在看一個小孩,即使后者再耀武揚威,再氣勢凌人,在大人眼里他仍是個孩子,對自己仍然構不成任何威脅。這是大多數人第一次看見謝文東的一貫想法,可惜,也錯得徹底.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tojmen.live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三十三章   地址:http://www.tojmen.live/305.html
内蒙古11选5中奖方法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