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一十六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一十六章

所屬目錄:第六卷 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tojmen.live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一聲令下,嘩啦一聲,后面不下五十號人一擁而上,酒吧門前的垃圾筒不知被誰踢出老遠。‘咣當’,酒吧精雕細鑿的棕色實木門被人一腳踢開。踢門那兄弟本以為門是鎖著的,一腳下去使了全力,結果門踢開了,他也一頭栽了進去。后面人可不管那么多,一見門開,蜂擁而入,那摔倒的兄弟還沒來得及站起來,被后面的自己人先是一頓踩。

進了酒吧,前前后后,樓上樓下,一陣翻騰,結果毛都沒找到一根。俗話說賊不走空。當劉淑俊走進酒吧時,第一波進來的人己經開始抬二樓的保險箱了。沒有人,難道都跑了?劉淑俊環視一周,酒吧內一片狼及,缺胳膊少腿的桌椅扔得到處都是。很明顯,對方走得比較倉促,連整理都沒來得急。他心里正算計著,外面突然亂了。人聲鼎沸,哀號連連,叮當的聲響連在一起,刺人耳膜。遭了:劉淑俊一跺腳,提聲喊道:“有埋伏,快出去:”

出去?談何容易。進好進,走難走,酒吧前后兩門,被人牢牢封鎖住,窗戶也被卷聯門封死,再看二樓,剛上來時沒注意看,此時才發現,每扇窗戶上有加了兩指多粗的鐵擁欄。整間夭意酒吧無疑成了一座牢籠,插翅難飛。著想出去,只有走前后兩門。劉淑俊心里一震,大聲喝住驚慌的手下,沉著道:“不用怕,天意會的人不多,我們兵分兩路,一路沖前,一路殺后,不管哪路人出去,見人就給我殺。”他算得沒錯,天意會的人確實不多,雖然占了地勢上的便宜,但加一起不足二十號,看了前門看不了后門,終究是有一方面比較弱的。可惜他沒算到謝文東,更想到圍困他們的主力是北洪門和文東會。

后門狹窄,只能同時容納一人進出。而看守后門的是三眼,其實他一個人就差不多足夠用了。拿了一根小孩手臂粗細的桌子腿,在門前一站,出來一個,掄棒就砸;用不上兩個照面,保證拍暈,身后北洪門得二十多名兄弟還有東心雷看著三眼一人演獨角戲,無聊的打著呵欠。只是有人在小門左右兩側將被擊暈的忠義幫人拉到一旁。東心雷坐在人后,抽著煙,嘟噴道:“如果我們不是想要這間酒吧,前后門一堵,一把火燒掉,省時省力又方便。”

三眼哈哈一笑,用木棍搪住迎面劈來的一刀,接著踢腿猛踹,里面嘩啦一聲,驚叫連連,挨他一腳的那人把后面自家兄弟撞到一片。三眼將棍子換個手拿,活動一下手臂,道:“總是圖方便,人就懶了,打起仗來也沒勁。”

東心雷站起身,拍拍屁股上的浮灰,點頭道:“所以,你也應該歇歇了,讓我來。”三眼一把將木棍抱住,搖頭道:“我這人做事就喜歡把事清做完,半途而廢,不合我的性格。”東心雷狠狠將煙甩到一旁,上前雙手抓住三眼懷中的木棍,嚷嚷道:“你這臭不要臉的家伙,棍子是我拆下來的,還我。”“對了,忘記告訴你,我這人還有借東西不愛還的好習慣。”“你他娘的”

謝文東站在酒吧正門外,看著拼命向外撕殺的忠義幫一千人等,搖頭而笑。看來對方帶頭的人性格很倔強,明明己經中了埋伏,還令手下向外沖殺,這不是找死嘛。不過這正合謝文東心意,對方沖不好向外沖,同理,他殺也不好往里殺,如果忠義幫在酒吧內死守,他一時半會也真想不出更好的主意來。謝文東仰面看看天際,東方己微微放亮,朝陽快升,新的一夭又要開始了。他打個呵欠,對身旁的姜森道:“老森,時間差不多了,兄弟們也整晚沒睡呢,該結束就結束吧。”

姜森點點頭,表示明白。他舉手一揮,暗中竄出二十多名黑衣漢子,分站他左右。這些人渾身上下無一絲雜色,黑得徹底,鼻下蒙著黑布,手臂上帶著血紅的,殺,字。正是文東會內的精銳部隊,血殺。姜森道:“現在快四點了,我們沖進去,四點半前,不管結果怎樣,一律撤出。”沒有應答的聲音,血殺成員紛紛低聲檢查身上的武器,同時,在槍上裝上消音器。

血殺一向是這樣,姜森怎么說,他們就怎么做,不需要問任何東西。二十多人,如同二十多條貍貓,身手矯健,幾個蹬躍,紛紛爬上了二樓。鐵護欄擋不住血殺,三把槍,同時開火,擊在同一根鐵條上,幾個輪射,鐵條斷開,二十多人象泥鰍一樣先后側身滑了進去。聽見二樓有聲響,兩個忠義幫的人上來查看,剛推開血殺進來的這間房門,見屋里多了無數黑衣人,剛想大聲驚呼,嘴巴瞬間被人捂住,兩把明晃晃的匕首閃著寒光分別刺進二人的喉嚨。血光現,兩人抽搐了一陣,很快沒了生息。姜森一甩頭,二十多名血殺成員,默不作聲的從二樓殺了下去。雙方同是穿著黑衣,混在一起如果不仔細分辨根本看出來,即使有準備忠義幫的人也很難頂得住血殺的沖擊,更何況被殺個措手不及。

外面的人開始向酒吧內沖殺,劉淑俊和他的手下注意力都放在外面,哪想到內部突然殺出一支奇兵。血殺一手提刀,一手握槍,見人就砍,這成了早方面的屠殺。內外夾擊,忠義幫很快被打得潰不成軍,劉淑俊知道中了人家的埋伏,拼了全力,領手下左突有闖,非但沒殺出去,身邊的人卻越來越少。殺到最后,站在他身邊的己不足二十人,而且大多身上都掛了彩,強挺著支持不倒。著說忠義幫的戰斗力,確實很強,但是很可惜,他們碰上的是謝文東,是北洪門內的精銳,是文東會的精英。“住手!”劉淑俊等人被逼到墻角,再無路可退,對方的攻勢一潑又一潑,絲毫不減,不愿看見和自己一起過命多年的兄弟們就這么不明不白的死在這里,他大喝一聲,喊住自己人,也緩了一緩北洪門和血殺的攻勢。

劉淑俊擦了一把臉,臉上盡是汗水和鮮血,混在一起蔫呼呼的,喘了口氣,問道:“天意會不會有這么強的實力,你們到底是什么人?”“呵呵!”任長風向前跨了一步,一橫手中烏黑的唐刀,從懷中掏出手帕,仔細擦了一番刀身,他擦得很慢也很細,完全沒把對方數十道殺人的日光放在心上,覺得上面再無血跡之后,方冷笑一聲,傲然道:“洪武門下,英才輩出!”

咿呀!劉淑俊下意識的倒退一步,吸口涼氣,顫聲問道:“洪門?”此話一出,他下面的兄弟頓時成瀉了氣的皮球,有些人手中的刀都掉了,再無斗志。確實,洪門在上海根深蒂固,向上可追逆百余年,儼然成了黑道的代名詞。“我我想這其中可能有誤會吧!”劉淑俊擦擦頭頂的冷汗,干笑道:“我們大哥和貴掌門向先生一向友好,而且咱們還有生意上的往來”他這話不說還好,沒等說完,任長風的眼眉己經立了起來,毫無預兆,揮手就是一刀。這一刀不是快所能形容的,似劈又似刺,角度刁鉆,如吐信的毒蛇,直奔劉淑俊的頸嗓咽喉。多虧后者反應夠快,猛的向后一仰,刀尖在他下巴上劃下一塊肉來。任長風喝道:“東哥曾說過,和向問天有交情的,殺不赦,斬立決:你們還等什么?”

“吼……”一石擊起千層浪。北洪門的人呼嘯著一擁而上,如同大海的潮水,將劉淑俊和他那十幾個人淹沒其中。

當酒吧內恢復平靜后,謝文東己息掉了第二根煙,看了看手表,前前后后,沒用上半個小時。他扶了扶衣服,緩步走進酒吧,李爽和高強始終不離他左右。剛一進來,血腥味刺鼻,謝文東微微一皺眉,用手帕遮住鼻子,環視一周,到處是殘肢斷臂,天意酒吧成了人間的阿修羅屠場。三眼和東心雷、姜森等人正組織下面兄弟打掃戰場,一桶桶清水澆到地面頓時成了血水。劉淑俊斜靠著墻,嘴里,鼻子里,都是血,小腹上插了一把明晃晃的鋼刀,人還沒斷氣,腿還在一抖一抖的抽搐。謝文東走到他面前,低頭察看,憑他的經驗看,這人是活不成了。“你是誰?”劉淑俊失血過多,己經看不清人,感覺面前有人站著,本能問了一句。“洪門!”沒有騙他的必要,謝文東實話實說,細語小聲道:“可我們是北面的洪門。”

啊:劉淑俊終于明白了,他為什么對方有如此強的實力,為什么對方在明知道自己是忠義幫的人還動手,可他明白得太晚了。“兄弟給,給個痛快吧”劉淑俊嘆了口氣,他死不足惜,可嘆下面那一千弟兄們。

“放心吧:”詡文東看出他的心事,一拍他肩膀,道:“我不是絕情的人,有能救的我會盡量救,能放的我也會盡量放。”

劉淑俊聽后心情一緩,擠出絲微笑。謝文東一晃頭,轉身走開了。高強上前,拿出手帕,蓋住劉淑俊的眼目青,同時另只手中的片刀刺進了他的心臟。東哥,這些受傷的人怎么辦?”東心雷將受傷的,昏迷的,排成一排,略一點數,不下七八十號。謝文東仰頭道:“能送醫院嗚?”“這個”東心雷道:“恐泊不能,畢竟我們在上海還不熟,送到醫院被人盤查起來可麻煩了。”詡文東道:“所以,把這些人送到忠義幫的底盤,讓他們自己去解決,而且,我們也沒有掏醫藥費的閑錢。”

東心雷撓撓頭,不知道東哥怎么突然仔細起來,搞不懂,但還是按謝文東的意思做。連同死的帶受傷的,混裝在兩輛貨車里,命下面人送到忠義幫的底盤。他估計,等到夭亮被忠義幫的人發現時,能活下來的恐怕也沒幾個了。忠義幫開來的汽車也名正言順的被謝文東一并收了,用他的話說,忠義幫是急自己之所需,他正愁車輛不夠用,這就送來了。通過于笑歡的關系,將車牌一換,頓時成了北洪門的資產。剛剛把傷亡的人送走,暗組傳來消息,有警車在向這個方向駛來”恩!”謝文東仰面而笑,道:“警察來得正是時候。”他笑瞇瞇的坐上轎車,將車窗拉下,對外面的東心雷和三眼道:“你們也快些,等你們回來吃夜宵。”二人哈哈大笑,道:“東哥放心吧,我保證警察來時毛都撈不到一根。”

當警車快接近夭意酒吧所在的街道時,突然發生暴胎,下了車一看,發現地面擺了數張插滿釘子的木板,詛咒一聲,只好走向天意。等警察走到時,這里早己經人去樓空,平靜得好象從來沒發生任何事,酒吧門半關著,里面幾個服務生模樣打扮的人正險碌著收抬酒杯和桌椅,還有幾個酒鬼醉眼臉朧的繼續喝著酒,一切都很正常,和普通營業的酒吧沒什么區別。

警察巡視了一周,沒看出毛病,只好暗嘆倒霉,不知道是誰大早晨的報假案,害自己回籠覺都沒睡好。

第二夭,晴,萬里無云,可黑道卻陰沉密布,殺機重重。忠義幫一夜之間損失百余人,連幫會中的二號人物劉淑俊也一并掛了,這在黑道里掀起一層巨浪。黑道的消息傳得快很快,整個上海的大小幫會沒有不知道此事的,大家議論的焦點都放在忠義幫和天意會上,感嘆天意會隱藏實力這么久,今天才顯露出來。有些幫會暗中慶幸,多虧自己當初沒對天意會做得太過分,不然,下場比忠義幫好不了多少。忠義幫的毛大名叫傅展輝,四十歲整中等人才,奇胖無比,整個人看江脖子在哪,一個肉嘟嘟的腦袋象個大肉球,嘴上留著稀疏的八字胡。整個早晨,他的臉一直陰沉著,坐在幫會總部的大廳內,一句話不說,白凈肥胖的大手拿著一把匕首把玩。下面人分站兩旁,大氣都不敢喘,眾人都知道,他現在就是一座活火山只要一碰,保證爆發。聽受傷人說,對方并非天意會的人,而是洪門的。傅展輝不相信一巨氏會對目己動手,可事買擺在眼前他又不由他不相信。在上海,能有實力重創目己的,除了洪門還能有誰。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tojmen.live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一十六章   地址:http://www.tojmen.live/288.html
内蒙古11选5中奖方法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