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一十一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一十一章

所屬目錄:第六卷 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tojmen.live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你們要帶我去哪?”白燕畢竟是見過世面的人,即使落在兩名悍的陌生男人手中,仍神態自若,看不出半點驚慌。金眼頭也沒回,邊開車邊道:“等到了你自然會知道。”木子似乎很快忘了白燕剛才給他的痛苦,笑嘻嘻道:“很快就到。”確實很快,沒過五分鐘,汽車開進一處民居胡同,不寬敞,但夠兩量貨車并行的。又走了一會,前方胡同內亮光一閃,白燕聚睛細看,原來胡同里早已停有兩輛黑色轎車。金眼緩緩停下車,飄身跳出來,一拉后側的車門,坐個手勢,淡然道:“白小姐,請吧。”不用他說,白燕也想下車看看,看看對方到底是什么人,是誰這么大的膽子敢挾持自己。前方其中一輛轎車門一開,打里面走出一位二十左右歲的年輕人,身材中等,相貌平平無奇,一臉笑容,眼睛快瞇成兩條黑線。“真不好意思,用這種辦法將白小姐請來。”白燕上下打量青年,看了半晌,一點印象都沒有,對方也絲毫沒有出奇之處,她冷言道:“叫你們大哥出來見我。”“呵呵!”

青年聳肩,搖頭道:“對不起,我就是。”

“你?”白燕說不出是吃驚還是好笑,看著一臉無害的青年,再看看身后的兩名殺氣內斂的彪形大漢,一聲,白燕失聲而笑。青年毫不在意,這種情況他見多了,只是淡淡道:“其實我是誰不重要,我只是想向白小姐打聽幾件事。”

“在問話之前,請告訴我你是誰,你們老大是誰?”白燕沒忘了自己的重點,緊抓不放。青年搖首,靜靜答道:“我沒有老大,我叫謝文東。”“呀!”白燕倒吸冷氣,差點脫口驚呼出聲,她怎么也沒想到,眼前這平平無奇的青年就是能和向問天并駕齊驅的北洪門老大,謝文東。足足呆了五秒鐘,她才反應過來,心念急轉,猜想他找上自己的目的。白燕表情的忽晴忽陰,沒逃過謝文東的眼睛,他呵呵一笑,語氣平淡道:“別奇怪,我來了,以后,上海可能在很長一段時間里,都將圍繞著我轉。”

這話若是換成另外一個人說,白燕一定會大笑三聲,可現在說話的人卻讓她笑不出來。她依然不敢肯定,追問道:“你真是謝文東?”“有假包換!”謝文東拿出煙,遞給白燕,后者木然的搖搖頭,問道:“你來上海是為了向問天?”謝文東點燃煙,輕輕吸了一口,說道:“可以這么說。”

“什么叫可以這么說?”“若是和上海比起來,向問天也變得不那么重要了,但我要立足,首先得除去障礙,他可能是我在上海最大的障礙。”謝文東把玩香煙,燃燒的煙卷在他手指間轉來轉去。看他說得輕松,白燕暗哼,凝聲道:“聽你的意思,好象完全沒把向問天放在眼里,據我說知,他好象并非尋常之人。”“恩!”謝文東點頭表示同意,道:“南洪門的當家,豈能是尋常人能坐的。”“既然你知道,那你憑什么有自信把虎據上海數十年的南洪門打垮?”白燕嘲道。“哈哈!”謝文東仰面而笑,看著眼前這雙黑白分明美麗的大眼睛,一字一句道:“其實我心里也沒底,也沒把握,但有些事還必須要去做,有些人也必須要去面對,我只知道,越是害怕,勝的利率就越小,所以,我從來沒怕過任何人,所以,直到現在我還活著。”白燕看著謝文東良久,才緩緩說道:“看來,你真的是謝文”“你和向問天很熟吧!”謝文東若無其事問道。白燕頓了一下,淡然道:“見過面。”謝文東道:“你覺得他人如何?”白燕精神一恍,眼神飄向別處,半晌,才說道:“他是一團火,在他身邊,你絕對不會懷疑世界上還有他融化不了的東西。”謝文東雙目閃爍出光芒,一眨不眨的看著她,說道:“這可能是我聽過對人最高的評價了,不過,用在向問天身上,應該不過分。”嘆了口氣,他又問道:“在上海,除了南洪門,還有沒有其他的幫會?”“有!”白燕說道:“南洪門在上海的勢力雖說根深蒂固,但他們主要的精力還是放在白道生意上,至于黑道嘛,雖是大小幫會眾多,南洪門霸主的地位依然不可動搖,大多幫會都以他們為首是瞻。”

謝文東邊聽邊點頭,等白燕說完后,發話問道:“你說‘大多’是什么意思,是不是還有一些幫會并不服從?”白燕刻意加了小心的一句話還是被謝文東找出話端,她苦笑道:“可以這么說。”

“誰?”謝文東毫不放松,雙眼放射精光,步步緊逼,追問道。白燕將頭扭向別處,避開對方灼人的目光,扶了扶身上的洋裝,道:“我只能告訴你這么多,至于其他,你去問別人好了。”說罷,優雅的一擺手,道:“再見。”轉身打算上車。剛把車門拉開,金眼一步上前,抬腿一腳將半開的車門又踢了回去,冷然道:“對不起,在沒給我們滿意的答復之前,你哪都去不了。”“怎么?”白燕秀氣的眉毛一挑,問道:“我還被你們綁架了不成?”她早就對金眼心生不滿,剛才被他毫無抓過的手腕還在隱隱做痛,此時要走,他又來做難,滿腔怒氣快把白燕憋炸了,她扭頭看向謝文東,冷冷問道:“這不會就是你們北洪門的對客之道吧?!”謝文東看著手中燃燒的香煙,答非所問,平靜道:“他是我的兄弟。”

“那又怎樣?”白燕強壓怒火;眼角環視一周,左右雖只有四五人,但她可以肯定,其中沒有一盞是省油得燈,隨便挑出一位,都不是她能對付得了的。謝文東仰面看了看天色,打個呵欠,笑道:“一般我兄弟說的話就是我要說的。”

白燕杏眼圓睜,怒道:“謝文東,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嗎?這里是上海,不是……”“對不起。”謝文東打斷她的話,笑瞇瞇道:“只要我想做的事,在哪都一樣。”他走到白燕面前,目光在她面頰上打轉,原本白的皮膚因怒火而變得紅潤,加上月光的影射,越發妖艷誘人,他自言自語的笑道:“你生氣的時候還挺漂亮。”白燕聽后,鼻子差點氣歪了,她平時高高在上,倍受矚目,什么時候受過如此委屈。謝文東可不管她感受如何,一臉天真無害的笑容,說道:“我們在上海連快立足的地方都沒有,晚上,大家都是擠在一起睡,條件真得很艱苦,我想,白小姐不介意和我的兄弟們擠在一起睡一宿吧。”他說得輕松自在,白燕聽后冷汗頓下,暗中把謝文東祖宗十八代集體問候了一遍,臉色一會青一會白,雙目瞪著他,不知過了多久,最終還是她先妥協了,說道:“謝文東,今天我記下你了。好,你有什么話想問什么就盡管問吧。”“恩……”謝文東揉著下巴,考慮片刻,道:“告訴我,和南洪門矛盾最大,結怨最深的幫會。”

“天意會。”白燕毫不猶豫的說道。天意會在上海算起來是成立比較晚的,不過在其名聲絕對不算小。發起人是三位段姓親兄弟,*走私起家的,后來越作越大,發展到黃賭毒,隨著下面人手的激增,逐漸成為一方不可小視的黑性質集團。黃賭這兩樣在上海到不算什么,畢竟有人的地方,就缺不了這二樣東西。不過至于毒,在上海還沒有幾個幫會膽敢去碰,一是為了城市的國際形象,政府抓得比較嚴,最重要的一點是向問天不喜歡毒,他不喜歡,連帶著整個南洪門都與毒品絕緣,下面一些人為了討好掌門人,對倒賣毒品的幫會亦是連擠帶壓。天意會販毒斂財,無疑是碰觸了南洪門的敏感地帶,而毒品一本萬利,來錢之快是眾所周知的,雖有南洪門的放話警告在先,但天意會還是低估了南洪門的實力,認為他們不會對自己輕易動手,依然我行我素,絲毫沒有退出的意思,這樣,最終導致兩大集團矛盾的激發。在南洪門和警方合力打擊下,天意會這座看似堅固的摩天大廈頃刻之間土崩瓦解,三兄弟一死一逃,一個被擒,至今關在監獄中。隨著此三人的悲慘收場,天意會也從屈指可數的大幫會跌至現在名存實亡,只*幾位還算忠心的骨干苦苦支撐的小團社。天意會對南洪門的仇恨可想而知,在上海絕對再找不出第二個。白燕大致講解了一番后,謝文東才常常出了口氣,問道:“南洪門既然已經動手了,為什么還留下天意會的殘余不除去?”白燕仰面道:“向問天不是趕盡殺絕的人。”謝文東聽后暗自搖頭,若是換了他,絕不會留下禍端。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留下仇家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他恐怕連睡覺都不會安穩。這點,可能就是他和向問天最大的不同之處。想罷,謝文東長笑一聲,還沒有交手,他已經預示到向問天不會是自己的對手,因為做事不夠絕的人,他的弱點和把柄都很好掌握。見他發笑,白燕不解,問道:“我說了好笑的事嗎?”謝文東搖首,長聲道:“向問天是個英雄。”聽他這么一說,本來布滿烏云的臉頓時撥云見日,燦爛一笑,白燕點頭道:“他確實是黑道中的英雄。”看著她歡喜的模樣,謝文東突然問道:“白小姐不會喜歡上向問天了吧?!”

白燕面容一紅,馬上板住臉,冷冷道:“這好象不關你的事。”“沒錯。”謝文東聳聳肩,道:“若是你沒見過我,這確實不關我的事,但現在不一樣了,我還不想讓向問天這么早知道我已經到上海,看來,白小姐,我只能對你說抱歉了。”說完,他一晃頭,轉身上了車。

“你這是什么意思?”白燕還沒搞懂,不過她很快在金眼‘友好’的示意下明白過來,雙手雖被對方抓住,她嘴可沒閑著,破口大罵道:“謝文東,你說過放我的,你這說話不算話的卑鄙小人,你不得好……”沒等她說完,謝文東從車內探出頭,滿臉的笑容,眼睛彎彎如月牙,笑得象個學生,不好意思的擺擺手,道:“忘了事前給你個忠告,永遠別相信壞蛋的話!”

就在白燕還想大罵的時候,謝文東已經又縮回車內,油門一開,揚長而去。木子拉開白燕那輛轎車的車門,優雅的伸臂一彎腰,笑嘻嘻道:“白小姐,請吧!”白燕看了這張笑臉連想都沒想,抬起腿,猛踢了一腳。有了上次的教訓,木子學乖了,早有準備,微微一閃身,輕松逼開。白燕一腳沒踢中木子,反和車板來個親密接觸。“嘭!”的一聲響,腳上的巨痛查點讓她的眼淚掉出來。木子在旁故做痛心狀,連連叫道:“哎呀呀,痛不痛,用不用我給你揉揉?”“你去死……”白燕齜牙咧嘴,話未說完,發現木子已一臉心痛無比的半蹲身子用衣袖擦著剛被她無意中踢到的車身。北郊,空曠的廢棄廠房內。白燕被謝文東抓回來,被關在一間不足五平方的封閉小屋內。東心雷趴窗戶看了看,邊看邊嘴,對謝文東小聲道:“東哥,這女人是白燕?”謝文東笑道:“沒錯。”東心雷擔憂道:“白家可不好惹啊!一個向問天已經夠我們對付了,現在又得罪了白家,我們豈不是前后受敵?!”“恩!”謝文東點點頭,道:“正因為白家有實力,而又和向問天互有往來,所以我才把白燕抓來。”東心雷眨眨眼睛,道:“我不懂。”

謝文東嘿笑道:“讓向問天接我的第一招看看吧,白燕只是個探路石。”東心雷不知道謝文東在想什么,喃喃道:“希望,這塊‘探路石’別反砸在我們自己頭上!”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tojmen.live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一十一章   地址:http://www.tojmen.live/283.html
内蒙古11选5中奖方法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