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九十七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九十七章

所屬目錄:第六卷 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tojmen.live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彭玲不好意思的離開謝文東的懷抱,臉膛羞紅。后者黯然道:“你決定了嗎?”彭玲深深的點下頭。謝文東明白,她和自己是同一類人,只要決定了的事,就很難再去更改。他也無法阻止,長長吸了口氣,他說道:“既然是你決定了的事,我不會反對,我會派人保護你們的。彭玲聽后神情一陣落寞,最希望能在自己身邊保護她的人是謝文東,可惜,她知道這不可能。

此次去美國,不知道得用多久時間,平時的常用之物自然要準備好。謝文東陪彭玲先去了一趟她家中,帶些貼身的衣物。本想返回別墅,一看時間,已經八點多了,無奈,只好先趕到文東會成立的那所小型醫院。說是小型一點不過分,上下兩層,加在一起不足三百平,一樓為門診、手術室和普通房間,二樓則是清一色的高級病房,房間內只擺放一張病床,床邊有各種醫療設備。彭書林在*里側的一間病房,門外有數名大漢把守。透過巨大的玻璃窗,彭玲還是第一次看到受傷之后的父親。

老人平靜的躺在床上,雙眼緊閉,面上帶著氧氣罩,手臂插滿大大小小的針管。她鼻子一酸,眼淚奪眶而出,輕輕呼喚道:“爸爸”謝文東環住她肩膀,讓她*在自己懷中,輕聲安慰道:“放心吧,彭伯父會平安的。”好一會,他放開彭玲,將身旁的醫生拉到一邊,問道:“他現在怎么樣?”醫生無奈道:“我們沒辦法,只能說是維持現狀。”

謝文東雙眼如刀,凌厲的盯著醫生,緩緩道:“我要把他送往美國,路途可能會耽誤一些時間,我只要求你保證一件事,讓他一路上平安無事。”醫生為難道:“這個……謝先生,拿人錢財為人消災,我既然受雇于你,自然會盡心幫你做事,但事情往往瞬息萬變,誰也不敢擔保下一秒鐘會發生什么,所以,這個保證我恐怕……”

“哼哼,不用和我說那些沒用的。”謝文東冷笑一聲,伸手入懷,把醫生嚇了一跳,他知道謝文東是什么樣的人物,以為要對自己不利,哪知他從懷中掏出一張支票,夾在手指中晃了晃,塞進他口袋中,謝文東笑瞇瞇說道:“這是一百萬,現在我交給你。如果一路上彭廳長無事,這錢,你可以放心大膽的去花,如果他有事,嘿嘿,怕你有命拿錢,沒命去花了。”說完,他用手指點了點醫生的腦門,轉身向彭玲走去。一百萬,對于一名醫生來說,這些錢夠他賺一輩子的,想要得到得更多,當然就需要付出得更多。醫生沉思良久,從上衣口袋中掏出支票,看了看,然后小心的貼身放進懷中,快步走向病房前謝文東和彭玲,謹慎說道:“謝先生放心,我向你保證,三天之內,彭廳長性命無憂!”

彭玲被醫生說愣了,不知浪?鞘裁匆饉跡?晃畝?靼祝??雒媲嶁σ簧??牧伺囊繳?募綈潁?檔潰骸罷餼投粵耍∪ッ攔??偷比ヂ糜瘟耍?煤猛嬙媯?磺謝ㄏ?鬮業摹!薄岸嘈恍幌壬?幣繳?嬡菀幌玻?溲?Ь吹潰骸澳俏蟻熱プ急缸急福?/P>

謝文東看看手表,道:“你只有一個小時的時間,我不喜歡等人。”“明白!”醫生點頭答應一聲,急沖沖而去。

等他走后,彭玲問道:“文東,這位醫生也和我一起去嗎?”謝文東點頭道:“當然,一路顛簸,伯父如果有什么不良反應,你又怎知如何照顧他。”彭玲為謝文東的細心深深感動,輕輕道:“謝謝!”謝文東展眉一笑,道:“你還用和我客氣嗎?”

時光如流水,晚間十點一晃而將至。謝文東看看手表,說道:“時間快到了,我們也該走了。”

醫生指揮幾名護士,將彭書林所在的病床推出醫院,一輛大號的面包車在外面等候多時,后門打開,小心的連人帶床一起放進去。“嘎吱”隨著剎車聲,又有兩輛轎車停在醫院門口,車門一開,分別下來七男一女,向謝文東點頭示意。這些人俱是謝文東找來的,女的年歲不大,二十出頭的樣子,面無表情,一臉的冷酷,她正是將彭玲救出虎口的文姿。而那七名大漢則是姜森手下,血殺中的精英,讓這八個人保護彭玲父女二人,謝文東多少覺得心中有底。如果五行那五人能夠同往,他就更放心了,不過現在這五人人在上海,協助東心雷對付南洪門,一是調離不開,再則就算能來,時間上也不夠用了。

一行人等上了車,直奔車站而去。剛走出不遠,下面有探子回報,說安全局全體出動,軍隊和武警全城戒嚴,特別是通往機場的公路,關卡層層。謝文東一聽馬上明白了,看來黃震是從醫生那里打探出消息了,知道中國的醫術水平難以醫治彭書林的傷,怕他將其帶走,所以全面封鎖機場。看來,當初選擇黑帶算是選擇對了。他冷冷一笑,對司機說道:“走大路,讓后面的車跟住我們。”軍方和安全局在打探謝文東的動靜,而謝文東靡下的探子也源源不斷的將他們的一舉一動迅速回遞過來。

幾乎有不下三輛樣式、顏色、車牌和謝文東所坐的汽車一般不差的轎車在市中亂逛,擾亂軍方的視線,謝文東趁這機會,一鼓作氣進入H站。他料想得沒錯,沒人想到他會走鐵路這條道,包括黃震在內。車站的看守很松,只有四五名警察在站臺閑溜噠。遠遠的,看見一行人推著一輛病床趕進站臺,覺得莫名其妙,難道車站有人生病了,可不對啊,就算有病也應該是出站而不是進站啊!其中一個警察疑聲道:“不會……不會軍方要找的人讓我們趕上了吧。”

“沒準!”另一個年紀較大的老警察急忙拉住其他人,轉身就走,邊走邊小聲說道:“別瞅,假裝沒看見。”

“為什么?”一個剛剛從警校畢業的毛頭小子一甩胳膊,質問道:“為什么不讓我們管,那很可能就是上面讓我們找的人。”

“你懂個屁!”老警察氣得直咬牙,不管他愿意不愿意,拉看他走到一處拐角僻靜處,說道:“或許……就算那人是彭書林,你又能怎么樣?你知道把他藏起來的人是誰嗎?是謝文東!你如果報上去,別說是你,我們這五條命沒準都得搭上。你剛畢業懂得什么,謝文東也是你能惹得起的嗎?連咱們老大(局長)見了人家不也是客客氣氣的。”

“難道他就無法無天了?”青年警察不服氣,氣囔囔的說道。“無法無天?!”老警察苦笑道:“你還年輕,沒見過什么是真正的無法無天,你要學的還多著呢,對你沒壞處!”“沒錯,跟老同志多學習絕對沒壞處!”一個聲音在警察身后響起,五名警察一驚,紛紛回頭,只見一個面容陰冷的青年站在他們身后不遠,整個人如同一座冰山,散發著陣陣涼氣。面容刀刻一般,棱角凸凹。老警察見多識廣,一下子認出這人,笑容滿面的迎上前,道:“呦,這不是高兄弟嘛!今天怎么這么閑著。”

這人正是高強,他沒理老警察,眼睛一直盯著青年不放,語氣冰冷,說道:“忘記你剛才看到的一切。”

高強氣勢逼人,豈是平常人可比,青年警察頓時矮半截,他下意識的摸摸腰間剛剛領出來的手槍,頓時膽氣壯起來,他怒道:“你是什么人,敢這么對警察說話。”高強仍是面無表情,緩緩解開衣扣,冷冷道:“文東會,高強!”

“別,別別……”老警察見事不好,急忙道:“他是新人,不懂事,高兄弟給個面子……”“管他要什么面子?!”青年警察一推老警,拔出五四手槍,氣橫橫道:“我就不信他能把我怎么樣!為什么要怕他,我們可是警察……”沒等他說完,高強猛然一個箭步竄到他面前。青年警察畢竟是警校出身,反應也夠快,見眼前黑影閃動,他忙一閃身,剛想抬手舉槍,只覺得手腕一麻,手槍脫手而飛,他再抬頭,高強已站定在他面前,手中一把鋼刀正架在他脖子上,不知是刀身冰冷還是刀上的殺氣過重,他的脖子頓時泛起一層雞皮疙瘩,高強重申道:“忘記你剛才看見的一切!”

青年警察嚇得傻愣在那,目瞪口呆的點點頭。高強滿意的一咧嘴,露出兩排小白牙,他收起刀,對那老警點點頭,一緊身上的衣服,緩步而去。

這時,謝文東已看見了莉莉婭。那高窕纖瘦的身材和一頭彎卷金黃的長發,以及身邊那幾位不離她左右的俄羅斯大漢,想不注意到她都難。打聲招呼,謝文東問道:“莉莉婭小姐都準備好了嗎?”莉莉婭甜笑道:“既然答應的事,我就能做到,我們俄羅斯人一向很守信用的。”謝文東仰面一笑,暗道,希望你們以后也能這樣,點點頭,他說道:“由于我這位朋友身患重病,一路上必須得有人照顧,所以,還有幾人要隨同。”莉莉婭一愣,問道:“要幾人?”謝文東略微算了算,說道:“十幾個人。”

莉莉婭沉默片刻,爽快道:“沒問題!”當把彭書林抬上莉莉婭安排的貴賓包廂時,已經離發車時間不遠了,車頭一聲長鳴,鳴得彭玲心底一酸,她淚眼朦朧,可憐西西的看向謝文東,心中一陣不舍。離別苦多!謝文東長嘆一聲,緊緊擁抱住彭玲,在她耳邊輕聲說道:“只要我有時間,一定去美國找你們。”“我怕……”彭玲愁然道:“我怕我再也回不來了。”

謝文東心中一顫,強顏歡笑道:“怎么會呢。”其實他又何嘗不明白彭玲這一走,回來的可能性極小。要知道中央如此著急彭書林,他一失蹤,又怎么可能放過彭玲,他笑呵呵道:“沒準你剛到美國,我也去了呢。”言罷,他仰面感慨道:“世事難料,今天我可能呼風喚雨,明天,我可能一文不值,世上的事本來就變幻莫測。”他這樣說也是有道理的,彭書林一走,中央的注意力無疑轉在他身上,特別是杜庭威的父親,又怎么能放過他。第一次和中央的高官鬧翻,他也沒有足夠的把握一定穩贏,當初H市一手遮天的四爺就是擺在眼前活生生的例子。這話他不會對彭玲說,怕她擔心,也怕她內疚。

彭玲不明白他話的意思,以為他厭倦了黑道的廝殺才有感而發,喜道:“文東,那你和我一起走吧!”

看著彭玲喜悅的面龐,有那么一瞬間,謝文東真想答應她,可這種沖動很快被他甩到腦外,搖頭道:“有時候一個人去做一件事,不知不覺中才發現這件事并非他一個在做,而是有一群人,這時他想放棄已經不可能了,如果事情沒有結果,那會連累到無數的人,包括他的朋友。”彭玲臉上的歡喜之色漸漸消失,嘆道:“看來,你還是沒辦法放棄。”

謝文東淡淡道:“這是我的命,也是我自己選擇的路。”又是一聲長鳴,莉莉婭走上前,客氣道:“謝先生,如果再耽擱下去,恐怕你的朋友會趕不上車了。”說著,她有意無意的瞥了一眼彭玲,眼中流露出輕視之意。這沒逃過謝文東的眼睛,他輕輕一笑,沒理會,拍了拍彭玲的纖手,說道:“不早了,上車吧!”彭玲垂下頭,說道:“再見。”然后,頭也不回的上了車。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她是用了多大的努力才讓自己做到不看謝文東一眼,她怕一眼看過去就會失去了離開的勇氣。

火車緩緩啟動,謝文東揮手,可惜彭玲已看不見,直到列車在地平線徹底消失,他才把手放下,從口袋拿出煙,深深吸上一口。“她走了。”莉莉婭不知什么時候來到他身邊,仍用她那迷死人的甜笑說道。謝文東轉頭,一口煙氣噴在她臉上,嘴角微挑,淡淡道:“她是我喜歡的人,我希望她沒事,而你和你們黑帶最好也祈禱她沒事,不然,我不會介意文東會的帖子發到俄羅斯去。說完,他笑瞇瞇的輕掐一下莉莉婭嬌人的面頰,很柔嫩,也很光滑,微微一笑,側身走開。他笑得燦爛,心中卻充滿彭玲走后失落的苦澀。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tojmen.live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九十七章   地址:http://www.tojmen.live/268.html
内蒙古11选5中奖方法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