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六十八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六十八章

所屬目錄:第六卷 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tojmen.live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和喝醉的人永遠不要講道理。謝文東苦笑。這時老五站起身,一米八的大個晃晃悠悠向謝文東走來,看他的樣子,謝文東一陣擔心,好象隨時有倒下砸在自己身上的趨勢。老五往他肩膀上一趴,老氣橫秋道:“今天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謝文東氣笑了,道:“怎么?我還被你們綁架了不成?!”老五模仿他的話道:“天大地大,喝醉了的人最大!”

這個家伙真醉了嗎?謝文東忍不住想道。

這頓酒一直喝到入夜十分,眾人才晃晃悠悠從酒店內出來。老三情緒高漲,絲毫沒有打道回府的意思。他拍了拍肚子,仰頭看看天色,悠然道:“天還早,回學校也沒什么意思。”老四道:“不回學校還能去哪?”老三突然嘿嘿一笑,道:“走,跳舞去!”老四是來者不拒,接口道:“好啊,我沒問題!”他轉目看了看其他人,老大和老二醉得人事不醒,如果沒有老五老六攙扶,恐怕早趴在地上呼呼大睡了,謝文東酒雖沒少喝,可也沒看出怎樣,一臉的悠閑,背著手,站在路邊仰頭望空,不知道在想什么。老四有些為難道:“不會只有我們兩個人去吧,那太沒意思了。”

老三滿不在乎,一拍謝文東肩膀,笑哈哈道:“老大和老二是不行了,但老七是一定會去的。”謝文東苦笑,本想找個借口推托,但轉念一想既然一下午的時間都過去了,何必又在乎這一會,沒必要掃大家的興。他微微一笑,點點頭,問道:“去哪里跳舞?”“老七最夠朋友了!”老三親密的一摟謝文東肩膀,熱呼呼的酒氣噴在他臉上,讓他的胃劇烈翻騰,感覺快要把剛吃的東西一口氣都吐出來。謝文東眉頭微微一皺,不留痕跡的輕閃一下肩膀,躲開老三那讓他無福消受的親熱。

把老大和老二送回寢室后,幾人攔下兩輛出租車,向江邊的方向開去。中央大街的夜景艷麗如故,閃爍的霓虹如同繁星,耀眼而不奪目,琉璃而不失典雅,黑幕降臨,浪漫的氣息環繞著這座北方都城,白雪飄飛,給城市抹上一層淡淡的晚妝。東北,冷則冷矣,但皚皚飛花,又豈是南方所能領略得到的。新鮮的雪是有味道的,那就是清新。謝文東深深吸一口氣,肺腑清澈,幾層酒意也飛到天宵云外。老三所指引的舞廳雖然在中央大街附近,不過離江邊很近,位置有些偏僻,但這絲毫沒有影響到這里的生意。推門而入,眼前瞬間黯淡,舞廳內僅亮的幾盞夜燈發出微弱的光芒。謝文東瞇眼掃視,舞廳內部不算小,雖然門臉并不大,大概能容下二百人左右的面積,場中央有半米多高的長型舞臺,幾名年輕的男女正在上面瘋狂扭動身軀。老三似乎對這里很熟,和迎面上來二十多歲的服務生打個招呼,拉著謝文東幾人找了一處*墻的位置坐下,他自己跑去和服務生嘀嘀咕咕不知道說了些什么,一會,服務生一臉笑容的走開。謝文東看著臺上瘋狂跳舞的幾人,其中一女子最引人注目,外面天寒地動,她上身卻只穿了一件勉強能裹住胸脯的黑色背心,這不影響她火熱的情緒,渾身是汗水,使本就不大的背心緊貼在身上。她腦袋劇烈晃動,長長的黑發在空中左右甩動,象是一團黑霧。

謝文東眼中閃過一絲驚訝,這女人腦袋搖晃的程度非正常人能做出來,他甚至有點擔心,怕她再一使勁把脖子搖斷。這沒逃過老三的眼睛,呵呵一笑,道:“別奇怪,那女的肯定是‘咳藥’了。”

謝文東一楞,問道:“什么藥?”老三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著謝文東,道:“不是吧!這你都不知道,當然是搖頭丸了。”謝文東是販毒大戶,他從金三角得到的貨大多是成品和半成品,有時,金三角直接把黑煙土運給他,至于毒品到了自己手中之后如何加工,謝文東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一直都是三眼在負責。搖頭丸他有聽三眼提起過,說那是一種藥性不是很大毒品,現在十分走俏,受年輕人的喜歡。“這就是搖頭丸!”謝文東暗暗心驚,這在三眼口中藥性不是很大的就已經達到這種程度,更不用說其他。他低頭深思。他沒粘過毒品,對這也不是很了解。之所以販賣,那是由于剛出道需要大量的資金來擴充自己的實力,而其他的來錢之道和倒賣毒品比起來都相形見拙,謝文東那時輕少氣勝,毫無顧及,自然一頭扎了進去。可現在,文東會步入正軌,又自己的生財之路,也有了自己龐大的企業,收入一日日增加,隱隱成文東會另一大經濟支柱,這時,他不得不真正考慮毒品生意有沒有再做下去的必要。但有些事已經不是他能左右的,文東會是*毒品起家的,會里的人恐怕很難割舍對毒品的依賴,還有金三角,那不是說和他們做生意就做生意,說不做就不做的地方,還有俄國那張開大嘴的黑帶……他心中反復琢磨,他的心事老三自然看不出來,不過他的沉默卻引起老三的注意,眼睛一轉,道:“怎么,老七,你是不是也想嘗嘗?”老三的話打斷謝文東的沉思,他勉強一笑,搖頭道:“我對這沒興趣。”

老三聽后一伸大指,故意道:“沒想到老七還是好孩子呢!”這時,幾個弄妝艷抹的女人嘻嘻哈哈走了過去,手中拿著酒,在謝文東幾人之間的夾縫中坐下。老三馬上來了精神,對大伙道:“大家別客氣,這是我‘點’的!”

“我*!”老五眼睛滴溜溜亂轉,瞅瞅這個,瞧瞧那個,眼神快不夠用了,最后,直勾勾看著老三,一臉不認識他的樣子,道:“今天三哥大出血啊!讓我摸摸,你腦袋上有沒有包!”說著,還伸手去摸老三的腦袋。謝文東感覺好笑,問道:“出血和腦袋長包有什么關系嗎?”老五道:“當然有了!平時一毛不拔的老三突然大方起來,我看他是不是信佛了,和釋枷摩尼一樣一腦袋包!”一句話,引得謝文東幾人和剛過來的坐臺小姐們一起哈哈大笑。老五旁邊的女人一擁他肩膀,嬌聲笑道:“先生說話真逗!”老三哼了一聲,沉聲道:“如果他小子被我揍一頓,我保證他比現在更逗,你說是不是,老五?”

老五人高馬大,比老三還高出半頭,一臉落腮胡子,樣子有幾分兇悍,不過這只是他的外表,其實他為人是比較柔和的,當然,只是在他沒有喝醉的時候。老五急忙一搖頭,連連道:“開玩笑,開玩笑!三哥別生氣哈!”說著話,他緩緩摟住旁邊女人的腰。不一會,幾人已和幾個小姐打成一片,也許是先喝過酒的關系,膽子壯了,一開始的小動作逐漸演變成半開玩笑的光明正大的卡油。這幫家伙!謝文東暗笑,平時一個比一個老實,現在看來,那都是裝的。他旁邊的女人見他一直沒怎么說話,也沒有其他的動作,加上謝文東本來長得一副書生樣,以為他不好意思,女郎倒了一杯酒,笑吟吟的遞給他,道:“小哥,陪我喝一杯吧!”這女人長得還算漂亮,但臉上的妝太濃,謝文東看不出她的真實年紀,平感覺猜應該不大。他輕輕一搖頭,道:“我今天的酒沒少喝。”女郎道:“外面大冷的天,多喝一點也暖暖身子嘛!”

謝文東一聽笑了,上下看了看她,渾身黑,黑色的皮衣,里面黑色的低胸背心,下面黑色短皮裙,包不住兩條修長的秀腿,黑色的絲襪更添加一絲神秘和誘惑。他嘆了口氣,憑心而論,這女人身材不錯,卻偏偏做著低等的職業,人各有志,為了一紙金錢,靈魂和**有時也可以出賣。他笑瞇瞇看著她露在外面的大腿,道:“天冷嗎?我看你卻不覺得冷!”

女郎一展腿,短裙上提,快要掩飾不住下面的風光,她貼向謝文東,眉頭微皺,優伶道:“我很冷,不信你可以摸摸!”說著,她抓起謝文東的手放在自己大腿上,來回摩挲。謝文東眼睛一瞇,另只手瞬間抓住女人的手腕,微一用力,女郎吃痛,急忙松手,他緩緩把手收回,臉上掛著淡淡微笑道:“不好意思,我對自己不感興趣的女人一向提不起‘性趣’!”

“你他媽以為自己是什么好東……”女人臉色一變,能出來做小姐,多少都有些*山,哪會把謝文東這學生模樣的人放在眼中,被他這一羞辱,頓時臉掛不住,騰的站起身,雙手掐腰,張開抹得通紅的嘴巴準備大罵。老三見事不好,忙起身握住女郎的嘴巴,解釋道:“哎呀,對不起,我這哥們頭一次來這種地方,有得罪之處多包含,算了算了。”

女郎不肯輕易善罷甘休,掙扎幾下,見老三手臂有如鐵條一般禁錮,絲毫沒有松軟,她氣不過,在他手臂上狠狠抓了一把。頓時,他手臂上多出四道紅條條,老三痛得眼淚差點沒掉出來,任痛從口袋中掏出五十塊鈔票,從女郎背心的胸口處塞了進去,說道:“算了,算了,是我們不對還不行嗎?!”說著,他伸進女郎背心內的手順勢在她高聳的胸脯上用力揉了兩下,心里還琢磨著,這五十塊錢可也別白花了。

女郎哎呦一聲,臉上的怒氣煙消云散,拉下老三的手,淫嗔一聲:“別動手動腳的,這次算了,下回你再領這愣頭青來我就和你沒完沒了!”“是,是是!”老三連連點頭,當女郎走時,他隨手拍下她的屁股,惹得女郎又是尖叫。他轉頭看了眼若無其事的謝文東,趴在他耳邊,眼睛一掃其他人,小聲道:“死老七,這五十塊錢可得記在你帳上!”

謝文東被老三不甘心的表情弄得苦笑不得,不過,他卻對老三的印象有很大轉變,他比自己想象中要事故得多,或者說是老道得多,這不是初出茅廬小子能做得出來的。常言道士別三日刮目向看。謝文東不相信這句話,為人處世之道不是一朝一夕能練成的,不知自己當初看走了眼還是老三隱藏得太好。這段小插曲很快就過去,老三幾人抱著小姐,又喝了不少酒,后來老三不知道從哪弄了一包藥,神秘西西的回來倒在酒杯內和眾人分喝,當他讓謝文東品嘗的時候,后者沒動,只是問道:“這是什么?”老三看了看左右,神秘道:“這就是搖頭丸,喝一口,讓你快樂似神仙!”

謝文東笑道:“我還是覺得做人比做神仙好!”“哧!真是古董級男人!”老五面帶藐視,醉態酣然,一把搶過酒杯,道:“好東西別浪費,你不喝我喝!”說著,一仰頭,咕隆一聲,干杯了。老三想攔,可老五的動作太快,抓住他手腕時,一杯酒已經進了肚,老三面色微變,又恢復正常,嘆道:“可惜啊!這么好的東西都讓你象喝水似的給灌了!唉!”謝文東忍不住道:“好東西?世界上有很多好東西是能要人命的。這個……”他一拍空杯子,道:“是其中之最!”

老五滿臉的不在乎,嘲笑道:“別危言聳聽了,只是玩玩嘛!”他這個玩玩可好,不一會,藥勁上來,老五隨著舞廳內狂野的音樂開始慢慢晃動起來。剛開始還沒什么,可越來他晃動的幅度越大,漸漸有些不受控制。老四喝得比較少,還算清醒,見老五這個樣子有些奇怪,拉了拉他衣服,道:“老五,你晃什么晃,我眼睛都快花了!”

“什么?”老五莫名其妙,邊搖著腦袋邊道:“我晃了嗎?我怎么不知道?!”他神志不清的站起身,腦袋左右搖擺的走向舞場內,加入其中,甩頭狂跳起來。謝文東一瞇眼睛,看著老三道:“你不應該給他們喝這種東西!”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tojmen.live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六十八章   地址:http://www.tojmen.live/239.html
内蒙古11选5中奖方法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