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六十五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六十五章

所屬目錄:第六卷 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tojmen.live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大廳內四個人,八只眼睛齊刷刷看向謝文東。本來平靜的目光一瞬間燃燒起來,這種火熱可以融化一切。謝文東堅信這一點。胖子自然正是李爽。他手中的酒瓶‘乓啷’一聲落在地板上,使勁揉了揉眼睛,喃喃道:“我不是眼花了吧。”

姜森一閃身,從謝文東身后竄出來,笑道:“我可以保證,你這次眼睛絕對沒花。”

“哦!老天!”李爽張開雙臂,向謝文東撲來,一把把他抱住,張著大嘴也不知道說什么好,只是一個勁的拍著謝文東后背。謝文東閉眼,享受這并不是經常可以享受到的溫暖。其他三人也驚嘆的站起身,這幾人都是文東會內元老級巨頭人物,三眼,高強,張研江。高強原本如同臘月天的臉也難得一見得露出笑容,眼中閃爍激動。三眼大步上前,一抓李爽的脖領子,一百六七十斤在他手中仿佛輕如無物,將他提起放在一旁,下面還不忘補蹬一腳,嘴里嘟囔道:“東哥好不容易回來了,別你一人霸占著。”說完,也不管一旁李爽那快要殺人的表情,給謝文東來個大大的擁抱。

“你這該死的家伙!”李爽挽袖子上前。三眼一挑眉毛,握緊拳頭在李爽眼前晃了晃,嘴一瞥道:“想動手嗎?”李爽一看三眼的拳頭,頓時泄氣了,不過嘴里不饒人,大聲道:“我真想揍你一頓!”三眼一仰頭,李爽急忙又道:“就怕打不過你!”

任長風在門外看了半天,自語道:“這兩人不會就是文東會的一龍一虎吧?!”他沒看出這二人有什么過人之處,反倒怎么看怎么覺得這兩人更象白癡多些。他的聲音不大,不過沒逃過大廳內這幾人的耳朵。三眼目光一掃任長風,象是一把刀子在他臉上劃過。他畢竟是見過世面的人,既然眼前這人是跟東哥一起來的,自然不好說什么,只是淡淡道:“朋友,我們文東會里自始自終只有一條龍,但那絕對不是我。這一點請你記清楚了。”

任長風一向高傲慣了,一般人根本不放在眼里,就算他見到向問天的時候也覺得他不過如此,三眼幾句話,如同一根鋼針扎在他臉上,白臉頓時紅潤起來,冷笑一聲,低頭看著自己的雙手,說道:“我想也是,如果隨便一個人都可以稱做龍,那天下豈不是成龍窩了嘛!”三眼一瞇眼睛,轉目看了看謝文東,后者笑呵呵沒什么表情,他放下心來,冷然道:“朋友說話不怎么好聽。”任長風道:“彼此彼此。”二人目光相對,火星四射,連粗線條的李爽都感覺到不對勁,他對任長風第一印象不錯,白白凈凈,文質彬彬的,不象黑道,倒象是書生,但想勸卻又不知道如何插話,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

三眼目光落在任長風的手上,他的手掌很漂亮,手指白凈細長,不過掌心和手指肚上都是厚厚繭子。這是一把經常用刀的手。三眼道:“朋友的刀法應該不錯。”三眼覺得象這種說話如此難聽而又驕傲異常的人能一直活到現在,不是運氣好,那一定是有一身過人的本事。他想試一試。同性是相排斥的,特別是同樣優秀的人湊到了一起更是這樣。任長風也有此想法,當他聽到姜森對三眼贊不絕口時,心中就憋了一股勁,他長笑一聲:“恭敬不如從命。”

姜森搖了搖頭,低聲嘆道:“真是傷腦筋啊!”他跨前一步,隔在二人中間,道:“兩位想比試一下可以,不過,東哥剛剛到家你倆就打一架,是不是有些過了。”

三眼一拍腦袋,暗怪自己太沖動,點頭一笑,轉頭對謝文東道:“今天東哥回來太高興,一時發了昏,東哥不會怪我吧?!”

謝文東仰面而笑,道:“都是自己人,比試一下也沒什么,只要不傷和氣就好。對了,張哥,你什么時候回H市的?”

三眼苦著臉道:“人在外飄得時間長了,心里總是掛念家里這幫兄弟,這一陣新堂沒什么事,就抽空回來一趟。”“是啊!”謝文東心有感觸,三眼說的也是他心中想的,身在外鄉的人象是一片飄零的落葉,終究是要歸根的,他嘆道:“張哥真是說到我心里去了。一晃大半年過去了,在外面飄來飄去,可不管到哪,也找不到在家里的那種痛快。”

李爽瞪大眼睛道:“既然這樣東哥就不要走了,管他什么南北洪門之爭的,那是人家的事,和我們有什么關系。東哥還是象以前一樣,帶著我們,帶著文東會一起打天下吧!”說著,他嘆了口氣,悲色趴上面龐,長嘆道:“唉!真是懷念以前的日子,不管遇到多大的風險,我們都在一起,抱成一個團。”李爽的話也是其他人想說的,高強深邃的眼神越加黯淡,他贊同李爽的話,可他也知道謝文東不會丟下洪門不管的。果然,謝文東凝思,良久,才悠悠道:“我欠金老爺子的太多,現在不還以后還是要還的,有些事情不是想不做就可以不做的。”江湖好比漩渦,一腳踏進去,再想拔出來,勢比蹬天。

李爽焦慮道:“東哥你還是要走嗎?”謝文東點頭。“什么時候?”“不知道,但我不會停留太長時間,現在南北交戰到了關鍵時刻,我做為臨時的掌門人,沒有理由不沖到最前線。”李爽肩膀頓時塌下來,默默無語。

房間內氣氛有些沉悶。三眼哈哈一笑,一踢李爽的屁股,說道:“東哥回來了你還愁眉苦臉的干什么。不管東哥在哪,我們都是一個整體,別忘了,咱們可是世界上最強的力量!”一直沒開口的張研江開口笑道:“沒錯!人不能只圈在框框里,想發展,想壯大,只有走出去。我們的野心從以前到現在一直都沒小過不是嗎,東北算什么,中國算什么,哈哈……”李爽一縮脖,驚訝的看著他,又瞅了瞅三眼和高強,嘟囔道:“我覺得現在就已經不錯了。”

三眼白了他一眼,張臂舒展筋骨,道:“世界是精彩的,還有許多我們沒有見識過呢,我想以后會有機會的。”

“一定有!”謝文東笑道。他搓了搓冷冰冰的手,一推眾人道:“別光在門口站著了,你們不覺得很冷嗎?”

他不說還好點,一說冷,任長風一陣哆嗦,連連道:“對對,屋里坐,屋里坐。”說著話,不用別人讓,大咧咧的跟在謝文東身后進了屋。三眼邊關門邊不滿道:“這家伙是誰,怎么臉皮這么厚?”走在最后面的姜森無奈道:“北洪門內最驕傲但卻極有實力的人。”他壓低聲道:“他叫任長風,刀法出眾,北洪門內恐怕只有老雷能和他一拼!”

“哦!”三眼深深一點頭,嗤笑道:“驕傲看出來了,可實力沒看到。”

大家紛紛坐下,李爽又開了一堆啤酒遞給眾人,謝文東喝了一口,扎扎嘴,笑瞇瞇道:“還是家里的酒好喝。”

張研江眼珠一轉,笑道:“東哥給我們講講洪門內有趣的事吧!”謝文東掃了一眼眾人,緩緩喝口酒,道:“有趣的事沒有,打打殺殺倒是不少。在南京,上千人的火拼都發生過,不管南洪門還是北洪門,死傷的人都不少。”

“上千人的火拼?”李爽頓時來了精神,一臉神往,嘆道:“那么多人一起撕殺,想想都渾身熱血沸騰啊,如果我也可以去的話……”三眼橫了他一眼,打斷道:“你以為自己打架很厲害嗎?”李爽一臉正經道:“一般人還沒放在眼里。”三眼冷笑道:“嘿嘿,一般的人沒把你放在眼里吧?!”李爽氣得直哼哼,又拿他沒辦法,低聲嘟囔道:“真是討人厭的家伙。”“你說誰?”“某些人!某些討厭的人!”這二人你一句我一句,面紅脖子粗,吵得不已樂乎,其他人沒覺得怎樣,他倆在一起吵架的時間比安靜的時候多得多,眾人早習慣了,而任長風不知道內情,心中還嘀咕,文東會不是很團結嗎,怎么這一龍一虎的矛盾這么大!疑惑的看向旁邊的姜森,后者明白他的意思,俯耳細聲說道:“如果他倆其中一個有危險,另一個就算拼掉自己的命也會去救。”“可是……”任長風看了看正挽袖子的三眼和一臉你能把我怎樣的李爽,姜森無奈道:“這可能是他們增加彼此友誼的一種方式吧!”“哦!”任長風半迷糊半懂的點點頭。眼看兩人起身準備撕打在一起的時候,謝文東突然發話,淡淡道:“我這次回來確實想帶幾個兄弟出去,去云南,和金三角聯合,對付南洪門!”

一句話,三眼和李爽頓時由撕扯對方的衣服改成擁抱,后者傻笑道:“去云南?這個……這個自然少不了我,對吧,三眼哥!”三眼很認真的點點頭,道:“憑心而論,小爽的確是不錯的人選,有沖勁又勇猛,適合做先鋒。”一旁的李爽笑得嘴合不攏,連連點頭,偷偷向三眼豎起大拇指。哪知三眼接著又道:“不過,小爽沒去過云南,對金三角接觸也不多,而且性格沖動,容易壞事,如果他去,說不準會壞了東哥的大事!”謝文東點點頭,三眼說得是實話,李爽的缺點和優點一樣突出,問道:“那張哥的意思呢?”“我覺得最合適的人莫過于我。第一,我去過云南,熟悉那里的環境,二則我和老鬼經常打交道,對金三角了如指掌,三嘛,我對我自己的實力還是有信心的,能幫上東哥的忙!”三眼一連氣說了三點,面不紅,心不跳,多年的磨練讓他的臉皮也達到城墻級的了。李爽再也任不住了,隨手抓起個酒瓶在空中揮舞著,同時用讓人擔心會把窗戶震碎的聲音怒喊道:“你這家伙也不要老臉了!”高強和張研江連忙一邊一個抱住李爽,同時安慰道:“別激動,這點大家都清楚!”

謝文東仰面大笑,道:“張哥如果去了新堂口怎么辦?”三眼道:“小龍堂如果沒上軌道,我也不會有時間回H市的,這點東哥不用擔心。”謝文東一點頭,道:“好,張哥能去自然再好不過了。”李爽一聽急了,猛一抖肩,甩開高強和張研江,叫道:“不行,三眼能去,我也能去!”謝文東看了看一張臉憋得通紅的李爽,站起身,食指輕輕敲了敲腦袋,自語道:“真是傷腦筋啊!”他邊向樓梯走邊道:“那小爽也一起去吧!”“嘎!”李爽一跳多高,喝了一大口啤酒,向著三眼一抹嘴,道:“舒服!”

高強再不愛說話,這時也坐不住了,他急上前兩步,還沒等開口,謝文東突然回頭笑道:“強子如果不去,總覺得會少些什么!”高強心中一暖,微微點點頭道:“謝謝東哥!”張研江見謝文東目光掃向自己,自覺的起身道:“東哥,我留下看家!”謝文東心中贊嘆一聲,這些人里只有張研江最能明白他的心意,大批調走幫會中的主要干部,他自己也擔心期間幫會生變,有這個執法堂堂主留下,自然大可放心了。謝文東感激道:“研江,這次又要讓你勞心了!”

張研江展容一笑道:“東哥說得哪的話,我該做什么我很清楚,東哥不用擔心家里!”謝文東深深一點頭,轉身上了樓。李爽問道:“東哥,你干什么去?”“睡覺!”謝文東回答的干脆利落。天大地大,睡覺最大嘛!

謝文東回來得很是時候,正趕上學校期末考試期間,雖然他現在已不把學校放在眼里,一紙文憑對于他來說根本無足輕重,但他要對自己的父母有個交代。他只和高強二人到了H大,本來李爽想跟來,謝文東卻道:我不想引起別人的注意。一句話,李爽頓時沒了下音,他這一年別的沒見長,肥肉卻多了不少,謝文東本來略微偏瘦,兩人一胖一瘦走在一起想不引起別人注意都難。H大,一年時間沒見,變化不小,做為貴族學校的H大有雄厚的資金來讓它的外表比其他學校更華麗,以前破舊的校門被拆得干干凈凈,取而代之的是更加氣派,更加寬敞的象白牙色的大理石門墻。主樓內外刷上素麗油漆,使之煥然一新。謝文東站在大門前環視了半晌,他走過的地方不算少,沒少見世面,這時也忍不住贊嘆一聲:不錯!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tojmen.live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六十五章   地址:http://www.tojmen.live/236.html
内蒙古11选5中奖方法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