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二十五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二十五章

所屬目錄:第五卷 黑暗之旅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tojmen.live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老鬼道:“你的想法和將軍很接近,但是我們沒有先進的武器,當然,這也是桑將軍要見你的主要原因。”

謝文東心中嘆息,他覺得自己這次來得有些兒戲。俄羅斯的黑帶能有什么樣的先進武器他不知道,但是有一點他疏忽了,在他心中的先進武器還只局限在手槍,步槍上,主要也是用于黑社會上的火拼。但和金三角的大需求量,高要求量比起來,我心中所想的差太遠了。這就是黑社會和軍隊的區別。謝文東來到緬甸后,眼見耳聞,也不得不擔心黑帶是否有這個能力負擔得起金三角這樣的開銷。但這些他不會表現在臉上,胸滿成竹的樣子始終不變,因為他很清楚,在金三角,只要表現出一點的不安,恐怕自己就很難再回中國了。當你對他們有用的時候,你就是神,他們可以搭個板把你當老佛爺來供著。而你對他們沒有用處時,那你和垃圾沒什么兩樣,不止會被甩得遠遠的,還會狠狠踩一腳。

金三角是這里,在中國又何嘗不是這樣,世界不也是這樣嗎。

老鬼將謝文東帶到一處較大的木屋,若大的房間里面卻只有幾個下人模樣的婦女。老鬼先讓謝文東坐下,然后示意婦女可以上飯了。謝文東問道:“赫上校怎么沒來?”

老鬼道:“赫上校剛把你接回來也去幫康了。和首府那些只知道要錢的老吸血鬼們商議事情,赫上校要比將軍應付地更好。”

謝文東道:“聽你的意思,金三角好象每月都需向首府交錢嗎?”“不是每月,是每年交一次,但每個月必須回去匯報所謂的狀況。”謝文東問道:“匯報哪些情況?”老鬼搖頭道:“這個是機密,不能說!”

談話間,婦女已經將飯菜上好。老鬼指著色香味具全的美味道:“嘗嘗我們這的飯菜,味道別有風味啊!”

謝文東夾了一口白色的肉放進口中,感覺很細膩,味道鮮美,忍不住問道:“這是什么肉?”

老鬼也夾起一大快放進口中,回味無窮道:“蛇肉!眼鏡蛇。”“哦!”謝文東答應一聲,筷子再也沒有粘過這個盤子。

飯后,謝文東準備回去休息,老鬼不知道什么時候叫來一群姑娘,長相還都清秀,只是皮膚黝黑一些,老鬼指了指她們,笑道:“兄弟,挑一個嗎?”謝文東搖搖頭,老鬼嘆道:“來到一個新國家不享受這里的女人,那是不會享受生活。”

謝文東悠然道:“我天生可能就是不懂得享受的人。”老鬼無奈道:“我真懷疑你是不是男人?算了,美好生活還是我自己獨享吧。哈哈!”說著,老鬼拉起幾個姑娘搖晃著向外面走去。謝文東看了看桌子上的空酒瓶,高聲道:“酒喝多了不要太勞累,不然很傷身體的。”老鬼或許真有些喝多了,情緒有些飛揚,頭也沒回,只是伸出中指道:“你什么時候做起醫生來了?!”

看著他左擁右抱消失的背影,謝文東搖了搖頭,起身向自己的小木屋走去。謝文東活到現在只碰過彭玲這一個女人,他不是對女人沒興趣,只是在他的觀念中,**,是有愛才可以做。無愛,那只是發泄獸性。

謝文東未必是清高的人,但他是遵守習慣,堅持原則的人。‘人就是習慣的奴隸!’彎刀般的月牙懸在空中,沒有烏云遮擋,盡情釋放微弱的光芒。月亮很公平,它的光可以灑在世界上任何地方,不管是正義的還是邪惡的,都可以被它所籠罩。金三角是個邪惡的地方,世界上的毒品不知有多少來源于這里。但無法否定,它的夜空是美麗的。謝文東仰面看著月牙和繁星,自語道:“明天一定是個好天氣。”

明天是不是好天氣沒人知道,但這一晚對于金三角來說,絕對是烏云蓋頂的。謝文東躺在床上剛有些進入夢鄉。半睡半醒之間,一陣刺耳的風嘯聲劃破寂靜的長空,接著是一聲震耳欲聾的爆炸聲,地面都為之而顫抖。謝文東一機靈,急忙從床上爬起,跑出木屋。外面的世界很精彩!這句話他現在算是明白了。空中一道紅黃色的光芒挾著摩擦空氣而產生尖銳的叫聲快速向金三角腹地飛來。光芒落到地面后化做死亡的呼喚,五米見方的地方瞬間化為烏有,地面留下半米深的大坑。這只是剛剛開始,遠處天空中升起數不清的光芒向金三角各處飛來。

金三角的駐防部隊反應還算迅速,一各個大喊:“敵襲!”手中拿著步槍,軍裝凌亂的從各自房間里跑出來。部隊沒有慌亂,聽從軍官的命令,迅速跑向自己的崗位做好準備,迎擊即將攻上來的敵人。瞬時間,連續的槍聲,炮彈的轟鳴聲,人們的叫喊聲混成一片。一顆炮彈落到謝文東不遠處,兩名剛剛穿好衣服的年輕士兵,剛從房間里出來,頓時被炸的四分五裂。謝文東看著飛濺到腳下的碎肉,突然有一種想吐的感覺。不是因為眼前的慘景,而是為兩條年輕無辜的生命。

老鬼批著一件外套,毛起腰,著急忙慌向謝文東的房間跑去,離老遠就看他站在門口,臉上分不出是什么表情,眼神黯淡的看著地面。老鬼上前一把拉住他,急道:“敵人對我們發動進攻了,你還傻站在這等死嗎?”

謝文東沒有抬頭,看著腳下的紅黑色碎肉道:“這是兩條生命。”然后笑了笑,無奈道:“生命真是短暫。給我一把槍,子彈很多的槍。”老鬼拉起謝文東就跑,邊跑還邊說道:“我看你不是發神經就是被嚇傻了!給你槍干什么,和敵人打嗎?這里多你一個多,少你一個不少,但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可怎么向將軍交代?!我怎么向你父母交代?!”

謝文東哈哈一陣大笑,雖然這時候實在不是笑的時候。老鬼拉著謝文東躲進一處木屋下,指了指上面的屋子,安心道:“這個房子是將軍住的,異常結實,一兩顆炮彈打在上面也傷不到咱們。”謝文東沒有說話,只是對老鬼伸出大拇指。

這次偷襲的正是撣東同盟軍。對金三角發射了不下一百顆重型炮彈后,兩千人左右的士兵開始全線沖鋒。金三角的防御工事不錯,駐軍也有八百多人,本來頂住兩千人的攻擊不是難事,但吃虧在被人偷襲,同時又在撣東同盟軍的一頓亂炸下,工事損壞,人員傷亡都很重大,抵抗起來異常的吃力。撣東同盟軍的士兵在其長官開出的高額獎金下,不要命的向前沖。瓦聯軍也是奮力抵抗,崗樓上的重機槍如同地獄噴火的修羅王,一排排的士兵在它的烈焰下將生命燒得飛灰湮滅。紅霧不時的在撣東同盟軍士兵身上升起,慘叫聲切割著每一個人的耳膜,拉緊每一個人的神經,直至崩斷。一個士兵中槍倒地,滾著叫著哭著喊著,后面好心的士兵上前把他向后拉,一步,兩步……可突然一聲巨響,士兵感覺自己飛了起來,槍聲停止了,世界寂靜了,仿佛過了一個世紀長,他的身子才重重摔在地面,落地后身上已經沒有知覺,掙扎著想站起來卻怎么努力也不行,抬起頭一看,發現兩條腿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白色的骨頭裸露在外面。這時,巨痛才如洪水般襲來,士兵哀號一聲暈了過去。只一會的工夫,倒在地雷上的撣東同盟軍的士兵已經不下百人。地面上到處是支離破碎的軀體,燒焦的腥臭味道刺進人胃的最深處。有些人不幸踩上彈跳地雷,連叫聲都沒有來得及發出,脖子已被炸斷,腦袋飛出好遠,無頭的尸體繼續端槍向前沖著,然后,倒地,抽搐,靜止。瓦聯軍的士兵沒有機會來欣賞敵人的慘狀。很快,崗樓上瘋狂掃射的士兵成了眾矢之的,無數的復仇子彈向他們飛去。無情的流彈打進他們的身體內,爆炸。頓時紅霧灑遍他們全身,如同美麗妖艷的花朵,一瞬間贊放,又一瞬間消失。士兵渾身帶著血紅的窟窿的從崗樓上摔下。可很快,地面上的士兵快速蹬上崗樓填補他們的空擋,然后,他們也變成了噴火修羅,最后化成曇花一現的花朵,墜落。炮彈不時落在瓦聯軍的陣地,彈片橫飛,象是一把把無情的刀子,在周圍人的臉上,身體上劃過。有的士兵被彈片劃破肚皮,腸子頓時沖出體外,士兵臉上帶著驚訝,不信,恐怖,絕望的表情,看著身旁的戰友。他們會看見戰友含淚的眼睛,還有那黑洞洞的槍口,一聲槍鳴,是他們在這個世界上聽見的最后聲音,戰友抽搐的快變形的面孔,是他們看見的最后畫面。這就是戰爭,在這里生命變得不重要。哪怕是天下第一的英雄來到這里也只是一顆小草,柔弱的小草,一折,斷。

戰爭是殘酷的,不管對于自己還是敵人。一把雙刃劍,無論你怎樣揮舞,在砍殺敵人的同時,也深深傷了自己。

撣東同盟軍作戰的確勇敢,一人中彈倒地后,有數人踩著他的尸體繼續前進,強大如金三角,半個小時的時間,瓦聯軍的防線已經被沖出數個窟窿,雙方的士兵又開始在房屋之間展開近戰。

謝文東和老鬼終于不能安全躲藏在房屋下了。沖近來的撣東同盟軍士兵紅著雙眼,如同瘋了一般見人就殺,翻遍每一個可以躲藏人的角落。不一會,已經有十幾座木屋被他們占領,婦女被從房間內拉出來,那一雙雙噴火的眼睛肆無忌憚的在婦女身上流動,她們的命運也就可想而知。戰斗還在繼續。

“你還能躲下去嗎?”謝文東趴在老鬼耳邊,撅嘴向空地上的婦女一弩,輕聲問道:“那里面應該有你享受的美好生活吧。”

老鬼臉色異常難看,小聲道:“女人落在他們手中就完了!”謝文東同情道:“多虧我沒有在她們身上留下多情的種子。”老鬼道:“我倆應該救她們!”謝文東道:“自古多情空余恨。”老鬼道:“可我們手中沒有槍!”謝文東道:“有困難我們要上,沒有困難我們創造苦難更要上。”老鬼咬牙道:“如果你再說風涼話別怪我翻臉!”謝文東笑道:“保持輕松的心情,頭腦就更清楚,勝算就會多一些。”老鬼狐疑道:“真的?”謝文東笑瞇瞇道:“這你都信,也是笨的可以!”

“你……”老鬼眼睛圓睜,剛要發火,可看見謝文東一臉笑容,火又瞬間熄滅,求饒道:“好了,算我怕了你。你的鬼主意最多,快點想個好辦法。”謝文東正色道:“其實我一直再想,只是還沒想出來。”“我*!”

謝文東說得沒錯,戰爭確實能使人變麻木。連續的槍聲炮聲刺激人體神經的最深處,有如拉緊的琴弦,不把將它放松一些很容易就斷開。老鬼本來緊崩的神經在謝文東一頓調侃下,慢慢輕松下來。這時一個士兵向他二人的方向走來,老鬼屏住呼吸,大氣都不敢喘,看著士兵越來越近的鞋子,一把將自己腰上的匕首掏出來。老鬼緊張的不敢喘氣,謝文東卻輕松的咳了一聲。老鬼暗叫糟糕,頭上的冷汗瞬時流出來。

果然,那名士兵眼睛四處察看,最后走到木屋前,彎下腰,想看看下面是不是藏了人。他看見的是一張年輕的笑臉。笑臉不象語言,是不分國度的,任何人都能看出他笑的很燦爛。士兵一臉奇怪,疑聲問道:“你是……?(緬)”

謝文東將手一揮,一道美麗的光線劃過士兵的咽喉。士兵雙手捂在脖子上,臉上帶著不敢相信的樣子看著謝文東,張開嘴巴想大叫,可是喉嚨已經斷裂,什么也喊不出來。老鬼一把將士兵倒下的尸體拉進木屋下,責備道:“什么時候咳不好,偏偏這個時候,多危險。”謝文東淡然道:“換上他的衣服,然后用匕首切下他的腦袋。”“恩?”老鬼懷疑自己聽錯了。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tojmen.live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二十五章   地址:http://www.tojmen.live/153.html
内蒙古11选5中奖方法玩法